截然不同的特首命運 (劉銳紹)

前特首曾蔭權被控行為失當罪名成立,變成階下之囚。與此同時,有消息傳出現任特首梁振英可能在即將舉行的全國政協會議上成為副主席,位列國家領導人。圈中人一看這兩位特首的待遇,後者是天堂的雲,前者是地獄的泥,不禁扼腕歎息,仰天長歎。
先看曾蔭權案,從好的角度看,可以解讀為香港法治得以彰顯,無論地位有多高的人,如果犯了法,也會得到法律的制裁。從許仕仁案到曾蔭權案,都說明這一點。不過,香港人仍然是有記憶的,不少人馬上想到胡仙案(涉嫌「篤數」但免被起訴)、劉金寶案、朱小華案(兩者均在被調查前已返回內地)。不同人有不同的背景和命運,難以比較,但總引起人們的思考。
此外,自從爆出曾蔭權案之後,圈中人也同時關注其中一些細節。先旨聲明,這些只是坊間的討論話題,屬於茶餘飯後的談資,並非內幕消息,不需胡思亂想,一切只有讓歷史作答。例如:
一、誰人向新聞界透露有關曾蔭權行為失當的消息,而且詳盡細緻,圖文並茂?也許是敏感的新聞界主動發掘,克盡天職;也許是新聞界偶然碰上,努力跟進;也許是有人認為要「替天行道,主持正義」。具體情況如何?不得而知。新聞界自有保護消息來源的責任,司法機構也不會理會消息來源,只按案情辦事。總之,眼下是不會有答案的。
二、官方檢控的基礎當然是:深入研究案情後,依法處理,沒有政治考慮;法律界人士有興趣的則是:官方用什麼罪名控告。這中間大有學問,比如有些控罪容易成立,行內稱「容易鋤得入」,法庭和陪審員只能按控辯雙方的證供審理。所以,內行人預測結果時,早是雖不中亦不遠矣。
如上所言,都是聯想、猜度,甚至是一種感覺,一切留待歷史說話。當然,從法律上看,不能受各種傳聞影響,這也是香港法治精神的體現。筆者也強調,本文沒有什麼傾向性或引導性,相信各方也有獨立思考的能力。

不一定按常理 也經常不按民意
曾蔭權案判決時,不少人替他求情。其中一種意見是:他對香港有貢獻;即使無功,但也有勞。即使有人認為他「陽奉陰違」,但他總體而言都是執行北京的治港政策,所以應該予以同情。從法律角度看,這也許不是強而有力的求情理據,但也引起建制派內的感觸和浩歎。他們很自然地把曾蔭權的命運與梁振英比較,因為幾乎同一時間,有消息說梁振英可能在本月舉行的全國政協會議上出任副主席,成為繼董建華之後另一名位列國家領導人級別的特首。
如果傳聞成為事實,梁振英將是同時兼任特首和全國政協副主席的人,身份重疊,比較少有。雖然中國有些事情無可無不可,只要上級認為可以就可以了,外界難以理解或影響,但無論如何,阻擋不了市民的各種猜想:這樣處理是否要讓梁振英在下台前先行穿上保護衣,以免他下台後受到挑戰,例如UGL事件。
按中國的思維模式,貴為國家領導人,應該受到尊重;況且,如果某官員在還未離開原來崗位之前已得到加官進爵,更凸顯上級對他的器重、關愛或保護,安全系數理應大增。筆者無法預測未來的事情怎樣發展,也沒有興趣猜測,因為中國的事情就是一個鐘擺,隨着形勢變化而變化。在梁振英宣布不競選連任之前,有多少人想到他會引退?當他宣布不連任之後,有些人士馬上把自己的願望寄託在現實之中,看看他會否被整頓。豈料,忽然又傳出他當全國政協副主席的消息。這也許是試探外界反應的放風行動,但畢竟反映了某種意向。在在可見,中國官場飄忽不定,不一定按常理發展,也經常不會按主流民意而行。
所以,對於這類官場遊戲,外界毋須過份關注、上心。誰當了國家領導人,與老百姓的關注不大;躋身領導人之列,也不說明固若金湯。且看本屆另一位全國政協副主席蘇榮,不是因為貪污證據確鑿而受到懲處嗎?故曰:盡快用事實釋疑,才是一勞永逸的解結辦法。否則,不知什麼時候沒有保護傘,失去身上的黃馬褂,屆時將是怎樣的景象呢?

外國也關注的廉潔問題
政界還關心一件事情,就是曾蔭權案和UGL事件先後進入廉政公署的工作範圍,它如何處理,備受關注。曾蔭權案給人廉署秉公辦理的印象,但他不是國家領導人級別;倘若出現國家領導人級別的案件,廉署又會怎樣處理?能不能獨立處理?
目前的未知之數和想像空間很大,所以出現很多觀察點:廉署可能在調查之後,因為證據不足而結案;可能為了慎重起見,需要更長時間調查;也可能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作出它的判斷和行動。無人知道事情將會怎樣發展,筆者也沒有什麼傾向,總之這又是一種考驗,對廉署和「一國兩制」都是考驗,外界不妨耐心等待。
走筆至此,忽然聽聞外國也關注香港和香港高官的廉潔問題,因為這涉及外國的利益;有些國家更是密切關注,虎視眈眈。外交界人士說,當中國與某些國家的關係不穩定的時候,相關國家會不會藉着香港的事情借勢增加談判本錢,爭取利益?也是不能排除的。以UGL事件為例,當中國和澳洲的互利關係持續的時候,對方可以妥善對待;假如出現暗湧(例如中澳兩國近年的商業磨擦增加,中國強力部門越境行事的事例漸多),那又如何呢?所以,一切都在觀察和應變中。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