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後再來香港見聞(容 若)

我十二歲起愛課餘閱讀,到十六歲前,已讀過古今小說多部,最熟《三國演義》;史書則以《御批通鑑輯覽》最熟;近代外國論述,以法國盧騷《民約論》(今譯盧梭《社會契約論》)印象最深;馬恩列斯著作最熟斯大林《論辯證唯物主義與歷史唯物主義》;毛澤東文選讀過幾篇,盼望他所說的建立新民主中國能夠成為事實。
五星紅旗插上廣州愛群大廈前,我已在鄉村教過小學,返城市,在電台播過唱片。旗正飄飄,所在機構關門,員工遣散。有人勸我報讀南方大學或軍政大學,我嫌修業期短。一九五○年初,我隨母親同擠火車前來香港。
火車抵達九龍尖沙咀站,我在天星碼頭報紙檔,看到排的報紙足有三十多種,如四年前表姨公所料,英國人能包容的結果。我決心探索來龍去脈。
母子二人乘天星小輪來到港島,在統一碼頭改搭一號巴士往跑馬地—那本是高尚住宅區,但成和道山坡滿佈簡陋的木屋。父親一年前因在廣州禺山市經營洗衣店生意失敗,隻身來港,以香港「寸金尺土」無力租住洋房,只能居於此處,成為近年百萬木屋居民之一。我從山坡仰望,見藍塘道盡是花園洋房,貧富懸殊,相隔咫尺。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資深報人、香港文字研究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