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評與回應 (石 鎮)

年來本人因工作及家庭關係甚少在港,近日參加一摯友壽宴,席間另一朋友送我一份《文匯報》剪報,細看方知原來是吳康民老校長撰文對刊於去年《明報月刊》六月號的拙文《淺談文革對香港的影響》,其中提及當年愛國學校的情況,謂本人曾上山下鄉,並曾任教於清華大學,言本人根本不了解香港情況,是躲在小鎮信口開河,胡說八道,其文革遺風上綱上線,以推測為事實,咬牙切齒之態躍然紙上。
查本人髫髻之年已移居香港,斯時連「三年災害」猶未發生,更遑論曾上山下鄉。本人中學就讀於香港某愛國學校,文中提及之情況,若非本人親身經歷,亦是學長學弟之經歷。培僑中學沒有學生搞過文社,無將古文堂改學毛選,並不等於其他愛國學校無此情況。本人特此聲明:既不曾經歷過上山下鄉,也不曾在清華大學誤人子弟。為恐讀者誤會《明報月刊》刊登胡說八道文章,特情商編輯撥出寶貴篇幅刊此小文,以正視聽。
石 鎮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