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新聞柏林圍牆」 透視中國新聞自由的前景(滕彪)

  今年一月二十四日,決定向《冰點》下殺手的中宣部官員們做夢也想不到,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裏,砸向《冰點》的這一拳換來的是重重的七記耳光。

一拳換來七記耳光

  第一記耳光﹕一月二十五日,《冰點》主編李大同沒有保持沉默,在互聯網上發表《「你們有權知道真相」——〈冰點〉主編李大同公開信》,引起強烈反響。

  第二記耳光﹕一月二十六日,在港、台和內地都有很大影響力的作家龍應台發表絕妙好文《請用文明來說服我——給胡錦濤先生的公開信》,讓人們對《冰點》事件及內地的新聞自由有更多的關注。

  第三記耳光﹕二月十四日,江平、胡績偉、朱厚澤、李銳、李普、張思之、戴煌等十三位長者聯名發表《關於〈冰點〉事件的聯合聲明》,要求「廢除一切惡性管制新聞的辦法」。

  第四記耳光﹕二月十七日,得知《中國青年報》決定把「李大同、盧躍剛免職,《冰點》周刊三月一日復刊」之後,李大同、盧躍剛發表《對〈冰點〉停刊事態發展的聯合聲明》,同時公開李大同向中紀委遞交的《關於〈中國青年報.冰點〉周刊被違法停刊整頓的申告》。

  第五記耳光﹕同一日,《冰點》部分作者賀衛方、崔衛平、朱學勤、秦暉、章詒和、丁東等十三位著名知識分子聯名發表《致中共中央政治局諸常委的公開信》,信中講到「壓制異見只能導致決策者閉目塞聽,井裏觀天」。

  第六記耳光﹕蕭瀚、余杰、劉曉波、袁偉時、傅國湧等體制內外的知識分子紛紛撰文,對整頓《冰點》加以譴責。

  第七記耳光﹕國際各大媒體對事件加以報道,無國界記者(RSF)、保護記者委員會(CPJ)等國際新聞組織紛紛譴責有關當局。

  「《冰點》殺手」被抽七大耳光,可謂自取其辱。這還沒計算網民的聲討、簽名、普通讀者的退報﹔《冰點》引發的連鎖反應還遠遠沒有結束。一場爭取新聞自由的鬥爭似乎戰況猶酣,可《冰點》事件並不是第一槍。

飯碗與良心之間

  中國的新聞界遭遇了半個世紀的漫長嚴冬,儲安平、欽本立、胡績偉、杜憲、喻華峰、高勤榮等人爭取新聞自由的努力卻從來沒有停止過。二○○四年以來,《南方周末》、《南風窗》、《新京報》、《經濟觀察報》、《河南商報》、《深圳法制報》、《百姓》雜誌、《公益時報》等均遭到高層換血、改刊、停刊等整肅﹔《南方都市報》的程益中、李民英、喻華峰三位優秀報人被判重刑﹔記者師濤、趙岩、李元龍等身陷囹圄﹔《台州晚報》副總編吳湘湖因批評交警亂收費之報道而被交警活活打死﹔「一塌糊塗」、「燕南網」、「改造與建設」等網站被強令關閉——中國政府和意識形態主管部門有意識地把中國的新聞環境降到冰點。

  雖然遭到重重打擊,但民間爭取言論自由的運動卻如火如荼。盧躍剛致趙勇的公開信、焦國標的《討伐中宣部》、《公益時報》新聞部主編陳傑人被解除職務後的公開信等,都是他們的負隅頑抗,此外還有眾多優秀報人跟中宣部的禁令搶時間,眾多記者、作者和編輯在打擦邊球,更有互聯網上眾多網民分秒不停地對言論自由的邊界進行揉搓﹕從「無界瀏覽」、「動態網」到郵件群發,從虛擬講座到網友聚會,從文章的春秋筆法到網站的借屍還魂,從網絡通話到個人博客……在過濾、刪貼、封鎖、警告、關站、拘留、判刑的洗禮中,網民、網絡知識分子成長和成熟起來了,以網絡為依託的公民社會正在逐步發展和壯大。

  傳統媒體實際上面臨着雙重壓力﹕一方面受到宣傳機器的掣肘,自願或被迫充當黨的喉舌﹔另一方面面臨網絡媒體和同業競爭帶來的市場壓力。在新聞審查官員的禁令、閱評、封殺與每個讀者的用手投票之間,在飯碗與良心之間,有抱負的媒體不得不在「擦邊球」與「捅漏子」中求生存,可謂是戴着腳鐐跳舞。

在地下運行的地火

  但是,有兩個趨勢令人對內地傳媒的未來仍可保持樂觀。一個趨勢是整個社會的實利主義抬頭而意識形態效力枯萎。連宣傳部門也愈來愈從一個意識形態集團變成一個利益集團。只要條件允許,決定什麼東西能報道、什麼東西不能報道的,是世俗利益而不是思想教條。即使是《人民日報》,見到《廣州日報》的廣告收入也要眼饞,靠行政指令生存畢竟不是長久之計。

  另一個趨勢是愈來愈多知識分子不願意生活在謊言之中,比如《冰點》的靈魂人物李大同、盧躍剛,而愈來愈多的讀者亦渴求真實的聲音和真實的生活。正是因為他們,中國的新聞自由不可能永遠躲在「合格線」以下。現存的新聞管制制度所造成的道德困境,讓無數報人痛苦不堪,他們每天在心底豎起「不要再逼我們撒謊」的牌子進行無聲的抗議。即使在黨機關報內部,也有了多種聲音、多種可能性﹔因此嚴格來說已經不存在鐵板一塊的官方媒體﹔任何一家媒體內部都有在地下運行的地火﹕哪一種力量能夠阻止準備噴發的火山呢﹖

  李大同不是失蹤的儲安平,因為二○○六年不是一九六六年。《冰點》的靈魂人物離開之後,《冰點》要麼變成一個無聊無恥的欄目而無人理睬﹔要麼逐步恢復生機,「再生於祖國的河岸」,因為《冰點》的靈魂還在。即使《冰點》消失了,其他的報紙、欄目或報人也會重燃《冰點》之火,因為追求自由的心靈像星空一樣,深邃而永恆。

  雖然新聞自由的戰役複雜而慘烈,但結局已定﹕被剝奪新聞自由的人們在鬥爭中失去的只是鎖鏈,壓制言論的一方得到的將是整個世界對他們的良心審判。如果西方人有智慧推到柏林圍牆,那麼中國人也完全有智慧推倒「新聞柏林圍牆」。

  何況它的根基已經動搖了。

  二○○六年二月十六日


圖為導致《冰點》停刊導火線的文章《現代化與歷史教科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