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歷史的「唯心論最多」之說 (容若)

香港回歸前後,中學課程有大轉變,重要的一點,中史由必修科改為選修科。改變前,學生每能興高采烈地大講歷史故事。改變後,學生受「中史無用論」與「中史沉悶論」影響,不願選修,以致小學時刻接觸到的古人古事茫然無所知。我初時感到困惑,今年適逢「反右」花甲乃恍然大悟。
一九五七年,毛澤東「反右」,強調有三種人「唯心論最多」,我們這些「辦報紙的人」忝居末位,而居首、次位的,「在大學裏,一個中文系,一個歷史系」(註一)。我們「辦報紙」這一行暫且不談,中文也不談。本文就專談與香港中學課程大轉變的歷史問題吧!
關心祖國的,都知道毛澤東奉行唯物論,必以「唯物論最多」為最好,「唯心論最多」為最差。老人家一言九鼎,影響之大可知。香港遠在海隅,又有美英帝國主義的「反華基地」,與北京,與毛主席唱對台,意料中事。香港大中小學,歷史照教,中西並重,非偶然也。尤以中學規定中史為「必修科」,有無「逢中必反」的潛意識,我不知道。但反而方便我們的子弟學中史。在漫長的四十年裏,得以認識祖國古代文明,知道我們幾千年前就有「以民為本」的思潮。不愛祖國,其可得耶?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資深報人、香港文字研究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