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大發明」與香港 (曹景行)

前不久內地網上流傳一張照片,說是某位主張「港獨」的學生回答「中國的四大發明是什麼」時,寫上了「爆炸電子產品、黑心食品、冒牌奢侈品、中國大媽」,引來不少網友的聲討。有人說,如果再讓他(或她)回答「中國的新四大發明是什麼」,又不知會寫出些什麼來。
所謂新「四大發明」,指中國近些年才出現的高速鐵路、手機移動支付、共享單車和網上購買,不久前由二十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中國的留學生評選出來,也得到中國民眾的認可。確實,這四樣新事物都是近些年在中國爆炸式發展,時間最久的網購也不過十來年;它們不僅都已經成為老百姓日常生活不可缺少的內容,而且開始輸出到別的國家。

移動支付讓香港和新加坡感壓力
筆者最近在泰國採訪時就有明顯的感受。黃色的中國共享單車已經進入曼谷,但只是在一兩所大學裏面能夠看到。支付寶的應用就比較廣泛,在清邁舊城夜市一個賣土特產食品和營養品的攤位前,右面的那塊招牌用中文寫着「可以用人民幣、微信支付、支付寶」,左邊則掛着這兩種網上支付手段的二維碼圖案,上面還有「免手續費」的字樣。附近一些藥店和化妝品商店大門上也都有類似的告示,顯然是為了吸引來自中國的遊客購物。
像中國內地那樣手機移動支付一下子就蔓延開來,從城市伸進了鄉村,甚至有些店舖已或明或暗不收現金,發展速度之快真有點不可思議。但到了香港,由於貨幣和銀行體系不一樣,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就難以全面推行;港人並不因為有了手機支付就排斥現金、信用卡等傳統支付手段,日子照樣過得好好的。但只要過關到了深圳,許多港人很可能就會像筆者一樣感到自己成了「老土」。
不只是香港,新加坡也明顯感到了壓力。總理李顯龍今年八月二十日國慶日演講中特別提到,新加坡在移動支付方面已大大落後於上海等中國城市,必須盡快趕上。但多數新加坡人和港人一樣,至今仍然不那麼接受移動支付,甚至擔心會帶來不安全和新的麻煩。歐美國家更是「保守」,正如筆者今年五月去法國看大選時附帶注意到,許多年歲大一點的還在用舊式手機,智能手機並沒有像中國那樣普遍。德國朋友更說,他們那兒本來有wifi的地方並不多,主要出於保護隱私、防止駭客等法律和安全上的考慮;只是這些年中國遊客越來越多,迫使越來越多的酒店、商店裝上wifi攬客。

香港的環境條件不一樣
與移動支付相比,上海、北京等地滿大街都是的五顏六色共享單車就更難進入香港。港人也騎單車,主要為了健身和假日休閒,不是為了交通,而香港的山地起伏和道路設計也不適合把單車作為日常交通工具。上海推行共享單車最初是為了解決民眾到達地鐵站的「最後一公里」,這在香港早就由小巴實現了。
而且,上海等地的共享單車本身也面臨管理上的難題。本來,利用移動互聯網和手機支付等新手段,讓上海等地的共享單車擺脫了停車樁的約束,對使用者方便許多,於是就蓬勃發展起來。但也很快就出現亂騎亂停及經營者過度競爭、過量投放、折損嚴重等無序現象。上海管理部門已開始加強整治,結果必然會大幅增加經營者的成本和資金投入,汰弱留強。如果還是整治不好、管不起來,甚至弄得更加混亂,老百姓怨聲載道,當局最後很可能只有一禁了之。
網購快遞在香港也遠不如內地發達,同樣因為環境條件很不一樣。香港商業本來就高度發達,居民購物飲食都很方便。另一方面,香港人力成本高昂,道路狹窄,不可能雇用成千上萬快遞員到處穿行送貨送餐。內地網購對香港最大影響,無非是從事網上銷售進口貨的「海淘」業者可以從香港進貨,還有就是方便一些香港公司或家庭在深圳等地設點收貨,間接網購。另外,內地網購和餐飲外賣過度發展,每天製造出海量的廢棄塑膠餐具和包裝材料造成新的環境公害,快遞員趕着送餐送貨也造成交通混亂和事故增加,都成為城市管理中的新難題。

從京滬、京津高鐵看香港高鐵
所以說到底,中國新「四大發明」中最有可能對香港產生重大影響的,只有高鐵一項。雖然工期延誤,香港高鐵現在總算建成接軌,「一地兩檢」的安排也成定局,估計明年此時可以通車。屆時,從香港七八個小時就直達北京、上海,趕緊的話當天可以來回;到廣州用不上一個小時,到武漢、長沙也只有三四個小時;到深圳只需一刻鐘,等於香港搭地鐵五六個站的時間。
內地第一條長途高鐵六年前的六月三十日正式通車,筆者參加中央人民廣播電台《中國之聲》的團隊,坐上了從北京開動的首發列車一路直播,五個小時後就到了上海。除了快,另一感受是平穩,除了兩列火車相向交會時會有晃動,其他時候都可以在桌子上豎起香煙或硬幣而不倒,感覺不到每小時兩三百公里的高速。
京滬高鐵開通之初並不是普遍被看好,有人擔心安全,更有人看到一些車廂裏小貓三四隻,斷定會巨額虧損。時過六年,今天京滬高鐵已有盈利,中國高鐵已初步縱橫成網,長度早居世界第一,成為民眾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與飛機相比,高鐵因為準時和少受異常氣候影響,好多經常出行的朋友早就把它作為第一選擇。高鐵背後的動力是經濟和社會的發展,依我之見,如今觀察中國經濟究竟好不好,客運量變化要比貨運量更能反映實際活力。
就像近來朋友間談到出行的事情,少不了要感歎「哪兒來的那麼多人」。像北京與上海之間,本來以為高鐵通車後航空公司會遭遇重大挑戰,而現在每天來往京滬之間有這麼多民航和高鐵班次,都有很好的滿座率,機場和高鐵車站也時時人頭湧湧。我最近幾次搭乘高鐵來回上海和南京,原來三四小時的車程(高速公路開車也需四個小時),最快只要一小時零七分。有些班次是從河南焦作、安徽到上海的,同樣座無虛席。
現在還不好預料明年香港高鐵開通後會不會也如此熱鬧,但相信高鐵的方便,一定會改變香港人的出行方式,進而改變商業模式和生活方式。更加重要的問題是,高鐵開通後會吸引更多內地和國際人士來香港發展,還是會有更多香港內外人士去內地尋找機會和安家?這是必然會面對的現實。
前不久,企業家王石在一個經濟論壇上就表示:「都說高鐵改變了中國,我看因為(北)京(天)津高鐵反而導致天津受損了,因為到北京太方便了,它就像黑洞,把天津的資源全吸引到北京去了。原來到天津還得住一晚,現在住都不用住了,辦完事回來了。」

高鐵重構經濟版圖
這幾年中國好多地方都力爭高鐵設站,還引發臨近城市間的網上輿論大戰。對此我曾評論說,高鐵的方便不一定給每個地方都帶來發展機會,相反還可能讓強者更強,把貧弱地方的人才和資源進一步吸引過去。台灣李登輝時期開建高鐵,原以為大台北地區的人口會流向南部,刺激那兒落後的經濟,實際結果卻是南部更多人北上消費和尋找發展機會。
中國大陸這幾年高鐵開始成網,也開始重構經濟版圖,形成三大城市群加另外五六個核心城市。就珠江三角洲城市群來看,如果把上面王石先生談話所指的北京和天津換成香港和廣州,未來究竟會如何?目前的香港當然比廣州發達,更加國際化,但差距比過去已經大大縮小。問題是今天廣州人來香港還是比較麻煩,香港人卻可以隨時北上南下,有了高鐵更可以說走就走,中午去廣州約朋友吃餐飯再回香港辦公室繼續幹活,這對香港或許會加強優勢。
但廣州的房價生活成本仍然比香港低不少,會不會又吸引更多買不起房子的香港人把家安在那兒,每天來回上班,像今天好些香港朋友家在深圳那樣。何況高鐵沿線還有其他環境挺不錯的中小城市。另有一種可能,那就是藉着高鐵的便利,深圳真正成為中國華南經濟圈的中心,勢頭壓過廣州和香港。或許不少香港人會覺得匪夷所思,或許會心裏酸酸的不舒服不自在,但沒有辦法。等明年高鐵通車後,希望香港會變得更好,但也可能相對弱勢。反正一定會變,不信,就等着看吧!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