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特首的未來挑戰 (劉銳紹)

林鄭月娥接受中央的委任狀,正式成為候任特首。她日後能否突破困局?除了看她的個人因素外,還有其他因素,不妨仔細思量。例如,她與現任政府的交接能否順暢?一般而言,應該沒有太大問題。但有些現象不妨觀察。
首先,林鄭月娥當選後馬上表示,重點工作之一就是修補社會撕裂,促進團結和諧。但言猶在耳,「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等人第二天即被預約拘捕。從具體操作而言,現任政府有決策權,可以按法律和判斷採取行動,與林鄭月娥無關,但從拘捕的時間來看,卻無法避免外界議論,這會否對林鄭月娥的「和諧工程」製造不利氣氛?
其次,林鄭月娥在接受電台訪問時表示,她聽了各界關於TSA考試(現在稱為BCA)的意見,也感到今年五月的TSA可以暫緩。但她的話音剛落,梁振英隨即公開表示,現屆政府將如期進行TSA考試;如果取消,也是下屆政府的事。林鄭月娥事後只有表示,她不好影響現任政府的施政。兩人的意見放在公眾面前,雖然不是什麼碰撞,但同樣引起外界關注兩屆政府的交接問題。

誰人擔任「亞投行」代表?
其三,香港剛剛獲准成為「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的成員,是發揮香港優勢的一個環節。那麼,誰人擔任「亞投行」的香港代表呢?按理,這是梁振英任內的事情,他有委任權。不過,這個委任的有效期理應延續到林鄭月娥出任特首之後,然則梁振英會否跟林鄭月娥商量人選呢?目前無人知曉。
其實,「亞投行」香港代表一職有其重要性,既有金融操作的具體職能,也有其政治意味;它可以是實務職位,也可以是一種政治待遇。當然,兩種作用如能同時發揮,誠為美事。圈中人戲言,假如此人是在特首選舉中落敗的曾俊華,不失為一種選擇,這還可以真的創造和諧及用人唯才的氣氛;但任志剛也是理想人選,因為他是林鄭月娥的選舉團成員,也是北京接受的人。所以,如何考慮人選也是一種智慧。
其四,就新聞效果而言,林鄭月娥上京接受委任狀,理應是當天的主要新聞。同日,梁振英宣布防止「一約多伙」的樓市加辣措施,這也是重要新聞。兩者放在一起,從傳播學的角度看,將產生「搶頭條位置」的作用。果然,一些傳媒本來預定林鄭月娥接受委任狀是當天的頭條,因為這是預知的事情,但後來改為「加辣措施」。這是傳媒的自由選擇,無可厚非。至於梁振英為什麼選擇當天宣布「加辣措施」?也許是巧合,也許是及時之舉,沒有答案。不過,當天也發生地鐵嚴重事故,結果不少傳媒最後以此為頭條,成為巧合衝擊出來的頭條。所以說,毋須精心計算,一切按新聞規律。
其五,林鄭月娥競選時努力擺脫「梁振英2.0」的形象,不過,梁振英現在是全國政協副主席,位列副國級領導人,其職權也可以包括繼續關注香港事務。且看同樣是全國政協副主席的董建華,在有需要的時候就會用適當的方式放話。此外,也是全國政協副主席的前港澳主任廖暉,也可以繼續關心香港事務。關鍵在於:有沒有需要?是否合乎中央精神和指示?目前,無人能預知未來怎樣發展。
不過,雖然出現上述現象,但相信在中央的主導下,兩屆政府的交接應該沒有問題;日後林鄭月娥的工作,也是中央才有最大和最後的主導權。所以,暫時毋須擔心。

香港經濟的最後機會
至於林鄭月娥未來的其他挑戰,還是在實務之上。例如,她的組班工作能否順利進行?即使能夠組班,但是否有料之人?此外,經濟和民生仍然是一大問題。梁振英下台之前,還有一項重要工作,就是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用內地人士的話說,大灣區規劃也許是香港經濟的最後機會;如果這個機會也浪費了,香港日後的作用就更虛無飄渺了。所以,梁振英也鄭重其事,上月親往考察。
按現實情況,林鄭月娥也應該和必須重視這個「小型9+2」的大灣區規劃,因為這與張德江主政廣東時的「大型9+2」不同。後者是長江以南的九省加港澳,事實證明它是概念性的規劃多於可以實際操作的規劃;前者則是在廣東省內的九個城市加港澳,目前已具規模(去年GDP約為一萬三千億美元,是三藩市灣區的兩倍,已迫近紐約灣區),而且互補性強。還有,大灣區規劃連接「一帶一路」的海上絲綢之路,再輔以香港在「亞投行」內的角色,應該有所作為。
據了解,內地有關方面正嘗試把昔日「大型9+2」的「三脫離」(與港澳民眾、與中小企、與金融以外的行業脫離),變成今天「小型9+2」的「三結合」,即通過大財團參與大灣區規劃來帶動中小企參與,帶動金融以外的行業,帶動大灣區和「一路」的業務與港澳老百姓的關係;也就是說,要通過特區政府的協調,讓上述三方面結合起來,才有利於香港整體。這也是林鄭月娥應思考的重點之一。
很多人指出,如果政治氛圍不變,經濟和民生問題無從談起。這是實情,至少困難重重。不過,按現時跡象可見,也有一線曙光。例如,北京向泛民發還回鄉證,並安排立法會議員到內地訪問;建制派也擺出友好姿態,願作溝通的中間人。如果沒有北京高層的指示,相信不會出現這些現象。據了解,日後的「融冰行動」還會漸次推出,關鍵是各方能否靈活掌握。這也是我經常說的─互借東風,進退有度。
不過,北京也有界線,其策略是暫時不會重啟政改,因為這是它的難處,甚至死穴;而且,它也在觀察泛民的反應。所以,一切要考驗各方的政治智慧了。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