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特首能否打破政治僵局? (張楚勇)

要打破香港的政治僵局,在這篇文章的意思是,如何創造條件讓一國兩制能在香港健康地繼續發展,而不是強行的使香港變成一國一制,或者讓立意要使香港脫離中國的政治運動成為主導政壇的一大要素,因為後兩者很可能為香港帶來災難性的極端後果,表徵着香港政治僵局的白熱化,對香港和中國大陸來說,都是極不可取的。
候任特首林鄭月娥是否有足夠的政治遠見、才智、籌謀,打破香港政治上的對抗、分化、缺乏互信、激進化等僵局呢?

不樂觀,但有期待
從特首選戰前後到今天北京正式任命林鄭月娥成為下一任特首的相關政治事態發展來看,我對此並不感到樂觀,卻又不能不有所期待。
不敢感到樂觀的理由是顯而易見的,因為打破僵局的難度極大,而且就政治領導上的能力而言,林鄭月娥比起前特首曾蔭權是否更為勝任,恐怕仍是未知之數。如果曾蔭權以前也不能力挽狂瀾,我們憑什麼以為林鄭月娥能創造條件,打破僵局呢?
的確,近期聽聞新政府組班已經不容易。我們知道,前有現屆局長例如高民望的高永文、張炳良等表明不留任;後有曾經在政改之中緊密合作的譚志源局長表示與林鄭工作步伐不同,故不會在新政府中繼續出掌相關的政策;到最新的律政司司長的首選並不接受候任特首的邀請加入新班子等等傳聞,可見林鄭月娥面對的挑戰是巨大的。
不過,在一些重大的政治議題上,林鄭月娥作出了務實的判斷,這種期望管理,我認為是明智的。例如認為在缺乏合適的政治環境下,來屆政府不應重提二十三條立法或重啟政改,讓有關爭議暫時按下不表。她也在當選特首後表明,到中聯辦的相關拜訪純屬禮節性需要,並非謝票活動,這些對紓緩香港政治中的對立氣氛應該是有幫助的。
當然,上述這些務實的做法是遠遠不足夠的。更為關鍵的是,來屆政府的領導層是否能容納更多不同政治立場的人,以整合社會上的多元政治價值及各階層的利益。梁振英在上屆特首選舉勝出後說他的政府不再分梁營、唐營,因為他們都是香港營。梁特首過去五年在建立香港營的努力上是失敗的。雖然在梁的班子內,不論是行政會議成員還是在政治任命的官員當中,都有屬於溫和派甚至以前屬於民主派的主要人物,但他們幾乎完全發揮不到政治上的香港營的作用。新任的林鄭特首如果在這方面能作出突破,對打破香港的政治僵局,相信十分重要。

讓曾俊華與民主派協調?
在這方面,林鄭月娥如果能在她的領導班子內,讓在特首選舉中她的主要對手,獲民主派選委幾乎一致支持,並在選舉期間民望勝過自己的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擔當一個政治上重要的角色,特別是負責與民主派溝通協調的話,那將會是個不尋常的突破。
我不知道曾先生是否願意這樣做。但如果林鄭月娥能有這方面的識見,北京能接受這樣的安排,那將會是創造政治轉機的條件。此外,我們都知道林鄭月娥與民主黨的羅致光在社福政策上有不少共通點的。羅致光成為新政府的一名主要官員,大概是意料中事。民主黨的領導層如果堅持在落實普選前不容許黨員加入政府的做法,我覺得對打破香港的政治僵局不一定有利。如果民主黨能讓羅致光保留黨籍以個人身份出任主要官員,我認為是較為理想的做法。
四月十一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接見林鄭月娥時,對她當選特首及其工作能力,作出了高度的評價。習近平對林鄭月娥說:「你在政府工作三十六年,特別是香港回歸後在特別行政區政府擔任多個重要職務,愛國愛港立場堅定,勤勉務實,敢於擔當,行政經驗豐富,具有駕馭複雜局面的能力,在香港社會認可度一直很高,對國家和香港有心、有力、有承擔,符合中央對行政長官的一貫標準。你成功當選實至名歸。」
中央高度信任新特首是件好事。但林鄭月娥不要忘記,她必須要同時取得香港民眾的高度支持,才有機會管治好香港。林鄭月娥必須明白,她不光是在特首選舉期間,在民意支持度上大幅落後於曾俊華;她還必須緊記,在二○一六年九月的立法會選舉中,投票人數不光是增加了四十多萬,投票率也升至破紀錄的百分之五十八以上。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支持激進派(例如社民連、人民力量)以及本土/自決派的選民比率,已增至投了票的選民的百分之二十六,與支持主流民主派的百分之二十九選民不相伯仲。

不容易得到年輕人支持
大家都知道,自雨傘運動以來,激進以及本土/自決派的支持者,不少是來自年輕人。他們除了在政治上因為爭取不到「真普選」而越趨不滿和沮喪之外,對一國兩制也缺乏信心,對未來自己能否在貧富日趨懸殊下保持合理的社會流動,更是看不到前景。香港政治的抗爭和兩極激進化的土壤,可以說是在這方面最為豐富。
林鄭月娥出任新特首面臨的一大挑戰,便是如何面對來自激進和本土/自決派的持續抗爭。目前北京對港獨和分離傾向的本土力量以及思潮,是採取強硬而不妥協的手段,包括不惜釋法和通過特區政府對激進議員的一些被視為違法抗爭的行為,採取強硬法律手段予以制裁,其中便有兩位青年新政的議員梁頌恆和游蕙禎因此被法庭裁定失去立法會議員的資格。
我相信要繼續取得北京的支持和信任,林鄭月娥及她的政府在這方面只能和中央政府一致,採取強硬而不妥協的手段。因此,林鄭月娥要紓緩和激進反對派的矛盾,以及爭取香港年輕人的支持,恐怕並不容易。北京目前在對待香港反對派的做法上,也有懷柔的一面,例如近期讓激進議員梁國雄隨立法會代表團回到廣東,視察東江水輸港事宜。但林鄭月娥如何在強硬與妥協之間取得平衡,既能使北京放心和滿意,又不會破壞與主流反對派的工作關係,將會是對她「駕馭複雜局面的能力」的重大考驗。
更加根本的是,林鄭月娥政府未來五年是否能為香港年青人提出和落實一個可行而有說服力的願景,恢復他們對一國兩制的信心,將會是決定林鄭月娥是否能創造條件,打破香港政治僵局的不可或缺的一步。我衷心希望香港能夠成功,但卻對面臨的政治挑戰不敢樂觀。希望被認為是「好打得」的林鄭月娥,是勝過回歸二十年來的每一任特首,讓一國兩制能在香港健康地持續發展,為我們的年輕人、為香港、為中國帶來新的良性互動和機遇。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