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夜夜說紅樓 (金聖華)

清晨時分,一通電話打來。
「你知道嗎?」她在電話的那端說,「紅樓夢裏賈府原來給貼士給那麼多哪!光是給貼士就可以給窮了」,接着她又喃喃自語,「我以後給貼士可要給雙倍啊!」
這是我和青霞之間最近電話的開場白。
其實她是夜貓,我是早鳥,我們的作息時間不同。以前,她常在夜裏十一點左右來電,一直談到凌晨; 現在,為了體貼,她找到了新的溝通方式,恰似「鷹狼傳奇」中的主角一般,盡量爭取在早上我已然起床而她將睡未睡的時刻來電聊天。
這次,她說的是《紅樓夢》五十三、五十四回中,榮國府元宵開夜宴,賈母賞賜戲班,滿台「豁啷啷」撒錢的情景。
自從白先勇惠賜大作《白先勇細說紅樓夢》之後,我們之間的話題,已經從楊絳、季羨林、契訶夫、村上春樹、《馬克白》、《百年孤寂》、《洗澡之後》等等,一心一意的專注到這本中國第一奇書上來了。為了方便,我們把程乙本《紅樓夢》和《細說紅樓夢》一起放在案頭,一有空就互相參照,翻閱起來。
青霞於一九七七年曾在李翰祥導演的《金玉良緣紅樓夢》中, 反串過賈寶玉,如今一算,恰好是四十年前的事了。她當時那麼年輕,可怎麼在戲中領悟怡紅公子的內心世界,又怎麼表現他的氣韻神采呢?「啊呀!那年頭哪裏知道箇中乾坤啊!書也沒有看完,導演李翰祥示範表演囉!他怎麼演,就怎麼學,每天教一段,演一段!」儘管如此,林青霞主演的賈寶玉,到今天還使人念念不忘,正如白先勇在給青霞文集《雲去雲來》的序言中所云;「說也奇怪,這些年來,前前後後,從電影、電視、各類戲劇中,真還看過不少男男女女的賈寶玉,怎麼比來比去,還是林青霞的賈寶玉最接近《紅樓夢》裏的神瑛侍者怡紅公子。」白先勇又說寶玉身上有股靈氣,青霞身上也自有股謫仙的靈氣,所以不必刻意去演,本身就是個活脫脫的賈寶玉了。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為香港著名翻譯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