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故事中的風沙與皮箱 (張曉風)

那是四十年前的事了。
L教授,他年輕,剛從法國回來,新拿了博士,他教的課程大家聽也沒聽過,叫「未來學」。哎,這真是怪事呀,我們教書的人能把過去的事解釋清楚,已經萬般困難了。這其間,有時還要跨行跨領域。例如雖然教的是戲劇,卻也要懂點農田水利,知道黃河、泗水如何大改道,農村如何興廢,民俗歌謠《鳳陽花鼓》中「十年倒有九年荒」的來歷,皖北一帶如何農村經濟大崩盤,因而有徽班入京之舉,也因而成就了後來的平劇……。
而未來呢,我們對未來一無所知,所以,頗有幾個學人等着看笑話:
「天哪,未來學,這算啥玩意兒呀?」
本來,他教他的課,別人說東說西,都不關他的事,當然,也不關我的事。但是,他卻來找我去他班上演講──
「我?」我說,「我不懂你的『未來學』,而且,還持幾分懷疑的態度……」
「沒關係,沒關係,你就直講你對未來學的看法就行了──」
那天下午,我走進教室。
「各位同學,」我說,「我先來講個故事,這故事不是我編的,是一位日本作家寫的。話說日本京都多風沙,於是有個人便想:風沙多,對眼睛不好,想必有許多人會變成瞎子。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台灣著名作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