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西湖 (鄭培凱)

遠遠的,望見西湖葛嶺的方向,晨曦逐漸轉為明朗的天光雲影,保俶塔裊娜的身影也就益發的動人。保俶塔建於北宋初年,與雷峰塔遙遙相望,一千年來共同守護着西湖風光,直到民國期間雷峰塔倒掉,只剩下形隻影單的保俶塔,依然佇立在寶石山上,悵望着曾經鎮壓過白娘子的南山,不知何年何月還會再度出現遊湖借傘的風流韻事。十多年前杭州政府重建雷峰塔,恢復「雷峰夕照」的舊日風景,卻為了方便偷懶的觀光客,擴建了塔身,置備了直通塔頂的電梯,實踐「文化搭臺,經濟唱戲」的真理,使人慨歎文化旅遊向錢看,不由不震懾於經濟發展是硬道理的威力。真不知道經歷了千年風風雨雨的保俶塔是怎麼想的,或許塔和人一樣,年紀大了,也就都看開了,一切如夢幻泡影,如霧亦如電,當作如是觀。
每次從錢塘門瞭望西湖,在清晨時分,看漣漪平靜,波瀫不驚,總會想到多少古人的朝朝暮暮,流連在兵燹戰火之後的波平浪靜,就像湯顯祖在《邯鄲記題詞》說的,「山河影路……悉如夢具」。不過,經歷了戰爭與和平,炮火紛飛與遊人如織,時光似乎磨蝕不掉西湖早春時節的清純。清晨時分的西湖也真是美,令人屏息暗歎,這一千多年來的人事紛沓與折騰,並不曾損毀西湖的自然生態,仍然讓我站在湖畔,望着斷橋一帶的桃紅柳綠,悠然神往。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諮詢委員會主席、團結香港基金顧問、中華學社創社社長。)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