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與今 (金聖華)

暑熱難當,流感肆虐的日子,望着窗外逼人的驕陽,不由得心生畏懼,唯有一頭鑽進開着冷氣的書齋,在書香墨韻中尋求片刻的安祥。世局擾擾攘攘,人事煩煩瑣瑣,如何能摒擋一切,寧靜致遠?整理年代久遠的文案信件吧!讓心潮從擾人的現實,流向塵封的往昔,但望波濤洶湧的思緒,可以漸漸沉靜下來。
望着堆積如山的案牘,從何入手?就從最最簡單的假期申請單開始吧!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歲月裏,請假單都是手書的,而批示的文件,也往往是主管者親筆作答。在崇基任教的日子,申請暑假外遊,副校長Rayne在自用的信箋上殷切答覆道:「新規矩要本年度(一九七二)九月一日才生效, 因此你的假期申請不會扣除長假」;在調任新亞的時日,假條由校長室秘書長作答:「逕啟者,台端申請自某某日起至某某日止,在暑假中赴日本渡假,業經核准,特此函達,即請察照為荷」, 那個「察」字, 用的是古字「詧」,還是如今google漢語拼音輸入法中找不到的,公文的下方,端端正正蓋上一枚殷紅的印章。到了上世紀八十年代,一切由大學統籌,假條變成了表格,所有的人際交流,都化為規矩章程。如今,大概連表格都不需要了,一切公事往來可以在網上完成。望着案頭那一張張泛黃起皺、大小不同的假條,彷彿見證着時代的變遷—我丟掉了表格, 留下了書函。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香港著名翻譯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