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無高下,花枝自短長 (潘耀明)

如若想要改變,必須要先拋棄已生鏽的觀念。①

月前去北京,特地拜訪錢鍾書先生的得力助手欒貴明教授。他告訴我,他近期帶領研究所人員對禪宗進行全面研究與整理,創下豐碩的成果。我為之肅然起敬。欒教授窮半生之心血,遵乃師錢鍾書先生之遺囑,把錢先生生前成立的計算機研究中心,發揚光大,以現代科技設備,對中國古籍進行梳理、補訂、充實,碩果纍纍。他與他的研究人員,從事的是有益於社會、國家、人類的崇高事業,厥績至偉!
說起中國禪宗,我不禁想起充滿人生智慧的圓悟克勤禪師,他的禪話,很能啟迪人心。
圓悟禪師被譽為「臨濟中興」的一代禪門高僧。現存有《密雲禪師語錄》十二卷,後人評價極高,咸認為「棒喝交馳,學者無開口處。」②
圓悟禪師有云:「春色無高下,花枝自短長」③便饒有人生智慧。意喻春天降臨大地,無遠弗屆地施予人間,不分種族、人等、地域,一視同仁。在同一春雨、春風的浸潤和撫拂下,雖然催得百花開放,但是,不同的花枝,卻有美麗與否、花期長短之別—寓意深刻,令人浮想聯翩。
由此,令我想起近日在華人社會有兩樁引人矚目的大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先生的逝世;另一樁是發生在香港社會的大事—四位「民主派」議員被高等法院革除議員資格。
這兩樁事表面上似乎風馬牛不相及,但是想深一層,卻蘊含兩種迥然的人生態度。
一個是為國為民,以和平手段表達意見,爭取自由民主的權利,生榮死哀;一個是旨在以譁眾取寵,不惜破壞莊嚴議會制度和民主社會開明的作風。
我們從電視錄影畫面可見,這四位民選議員的行徑,與文明社會格格不入,也與民主制度相抵觸。個別議員這種行為,連香港末代港督彭定康也不予苟同,他強調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的國會議員都要宣誓,都是一樁莊嚴的事。④
要知道,民主也不可以為所欲為的,亞里士多德說,「民主統治可能轉變為暴民政治。」⑤
劉曉波先生身陷囹圄後,經過深刻反思,悟出人生大道理:
因為,仇恨會腐蝕一個人的智慧和良知,敵人意識將毒化一個民族的精神,煽動起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毀掉一個社會的寬容和人性,阻礙一個國家走向自由民主的進程。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夠超越個人的遭遇來看待國家的發展和社會的變化,以最大的善意對待政權的敵意,以愛化解恨。⑥
劉曉波這一言論,已進入禪宗的境界,大愛無形。劉曉波雖然已逝世,他的精神如無邊春色,將與天地共存;相反,四位議員的所為,只是一齣鬧劇而已,水過鴨背,了無痕跡。因為,後者執着一己的利益,徹底迷失了自己;反觀前者已徹底悟道,對人生一派瞭然,兼具大見識大智慧,侃侃於人生大道理!從他後期撰寫的《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一文中,可見一斑。

①美國心理學家亞伯拉罕.馬斯洛(Abraham Harold Maslow)
②黃端伯:《密雲禪師語錄序》
③圓悟克勤禪師:《圓悟禪師語錄卷九》
④Now新聞台,二○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⑤阿里士多德﹕《政治學》
⑥劉曉波:《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