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難預測的一年 (曾淵滄)

二○一六年是許多財金、經濟、政治專家,分析員大跌眼鏡的一年。六月英國脫歐公投的結果令所有政治觀察家跌眼鏡,公投結果公布後股市猛漲又令財金經濟專家跌眼鏡。到了年尾,美國總統大選又把事情重演一次,特朗普當選令政治觀察家跌眼鏡,其後美國股市不斷創新高更是令股壇高手也跌眼鏡──投票前,美國有股市專家還預言如果特朗普當選,美國股市會大跌百分之五十呢!
香港也是如此。二○一六年初,絕大部分的地產專家都認為香港樓價會大跌,有人預測跌三成,有人預測跌兩成,但是,代表香港樓價走勢的中原城市領先指數,則接近創出歷史新高,逼香港特區政府於十一月初再度推出打壓樓價的「辣招」,把從價印花稅稅率由百分之一點五至百分之八點五,劃一調高至百分之十五。原來的額外印花稅等仍然生效。但是,新的「辣招」推出後,樓價沒有下跌,依然上升。特區政府官員也只能自我安慰,如果沒有新的「辣招」,樓價升勢會更高更快云云。
二○一六年過去了,如何看二○一七年?

美國加息,香港加息?
二○一七年肯定是更難預測的一年,更多變數的一年。二○一六年十二月,美國聯邦儲備局決定加息零點二五厘,並預言二○一七年會加息三次。當然,聯儲局的預言不一定會完全實現,就像二○一五年十二月決定加息零點二五厘時,也預言二○一六年會加息兩次,但最後只加息一次。早在二○一三年,聯儲局已經預言要加息,結果接下來接近三年都沒有行動。其間,一直說要加息的聯儲局主席伯南克被奧巴馬「炒了魷魚」,換上更「鴿派」的現任主席耶倫。二○一六年美國總統選舉期間,特朗普曾經公開說要炒掉耶倫,因為他不滿意聯儲局遲遲不加息,這是否意味着特朗普喜歡加息?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為財經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