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傾向不等於已拍板:看特首選戰(劉銳紹)

下一屆的特首選戰逐步明朗化。至本文截稿前,胡國興、葉劉淑儀、林鄭月娥、曾俊華四人先後站到台前,宣布參選。此外,還有未排除參選的曾鈺成,以及聲稱參選的梁國雄,基本格局已成。
各方都在猜想:誰人會在這次「跑馬仔」遊戲中勝出?但我看北京眼前並不過於關心結果,而是關心過程。所以,用內地人士的話形容:「北京有所傾向,但還未最後拍板。」

北京擔心大財團
所謂「有所傾向」,明顯是傾向林鄭月娥,理由簡單而明顯。例如,林鄭的忠誠度一點也不比梁振英差,而且北京感到林鄭的忠誠度還要比梁振英純正。近年來,她不單在言論上表現出她內心怎樣想,還在行動上表示了她已完全「脫英(國)返中(國)」。單就這一點而言,林鄭絕對比曾俊華優勝。
此外,在工作能力方面,林鄭也得到北京的肯定,在市民中也得到一定程度的支持。而且,北京一直不擔心香港的經濟問題(因為北京可以給予扶持),但北京一直關心香港的政治問題。特首能否駕馭?會不會失控?就這方面而言,北京當然感到林鄭的安全系數較高,而曾俊華過去則表現得猶豫不定,甚至對北京的指示有點陽奉陰違。不過,即使曾俊華在上述問題遜於林鄭,但不等於北京一概否定曾俊華參選甚至當選。在中國政治文化裏,有一種「底線思維」;只要對方不突破自己的底線,北京也可以有商有量。所以,即使目前的跡象顯示北京傾向林鄭,但不等於北京一概否定曾俊華。經過上一次特首選舉「暗箭橫飛」的亂象後,北京已懂得作多手準備;萬一林鄭中箭下馬,曾俊華也不失為一個北京可以接受的人選。
北京還有一種聲音:即使曾俊華當選,他會不聽話嗎?他能不聽話嗎?只要看看他在競選宣言中多次表達愛國感情的行動,已應驗這句話了。北京人士還說:這就是他辭職一個多月後才獲北京批准的結果。北京放出了訊號,曾俊華難道一點也沒有感覺?不會吧!
其實,北京不是擔心曾俊華不聽話,而是擔心他背後的支持者,尤其是大財團。北京流傳的消息說,曾俊華參選不用掏錢,因為一切有人打點;那麼,誰在背後支持?大家心中有數。北京不想再出現富可敵國的局面,自然傾向林鄭多於曾俊華。當然,大財團也可轉為支持或影響林鄭,但北京感到林鄭受大財團的影響少於曾俊華,所以屬意林鄭多於曾俊華了。

葉劉委屈 胡官失焦 鈺成後備
至於葉劉淑儀,本來也有一定的機會,尤其在最初的階段,只有胡國興宣布參選和梁振英理應爭取連任的形勢下,葉劉的機會是看漲的;只要北京認清梁振英非常不受歡迎而北京又不會接受胡國興之下,葉劉的勝算就大了。可是,梁振英不爭取連任之後,忽然殺出一個林鄭月娥,一下子就把葉劉淑儀的希望掏空了。她後來接受訪問時眼泛淚光,是真的感到委屈。論忠誠度,她不比林鄭差,更比曾俊華高;論投入程度,她比林鄭和曾俊華都要好。林鄭只是在梁振英不連任之後才忽然轉軚,但葉劉則是二○○三年後臥薪嘗膽,負笈美國學藝,然後回港重新再來,可謂準備十足。但眼前形勢卻令她感到「芳心向明月,明月照溝渠」。
有些言論是對她不公平的。一些建制派人士收到「撐林鄭」的消息,於是胡亂放箭,質疑葉劉淑儀為什麼到美國深造,而不到北京深造?為什麼要師承美國民主派,而不是求教於中國「護法」?這些都是「義和團式」的語言。其實,北京也不一概否定葉劉淑儀,但「撐林鄭」的消息一出,階下群臣胡亂發炮,正反映中國政治的亂象,北京也難以調控。
再談胡國興參選。他最早宣布參選,給人的印象是要登上選舉平台,與梁振英辯論,批評梁的不是。這符合大多數港人的心願,所以支持他參選的聲音和關注度頗大。但後來梁振英不競選連任,胡國興慢慢失焦;這不是他的錯,而是新聞和競選的規律,令社會視線較集中在林鄭和曾俊華身上。不過,相信胡官會繼續努力,爭取泛民選委的支持。這裏有一點十分弔詭。本來泛民擁有三百多票,但林鄭、曾俊華和葉劉首先爭取的都是建制派選委的提名,泛民的提名只是次要;因為假如只有泛民選委給他們公開提名,也許無端被標籤,反過來會引起北京的猜疑和不滿。他們寧可在其後的不記名投票中得到泛民的支持,而不是在提名期間得到支持。這又增加了胡國興入閘的機會。
從總的形勢看,北京仍可操控一切,因為在現制度下,北京手上的牌多的是。它可以視乎形勢發展到那一個階段,然後隨手拿出那一張牌應付。目前,北京仍然最關注泛民會不會或能不能推舉出參選人。在截止報名之前,北京仍不放心;但假如泛民出不了參選人,也許北京就會讓建制派參選人有較大自由度的競爭。
據了解,北京除了公開提出四個標準(愛國愛港、中央信任、港人支持、有能力)之外,對建制派候選人還有三點希望:一是讓多於一位建制派人士參選,不應回復以前「一位建制對一位泛民」的局面,這樣會給人走回頭路的感覺;二是必須君子之爭,如果不遵守這個要求,北京可能作出「懲罰」;三是「洗乾淨才上台表演」,即把所有負面新聞去掉,或向中央完全交代,不要在競選過程中被人揭出來,令官方被動。
最後也要談談曾鈺成,至截稿時,他表示還未到截止報名之時,他不想把話說得太死。圈內人都理解他「身不由己」的處境,即使是後備的後備,也只能按「需要」謀定而後動了。
再看整體發展,香港的特首選舉已是第五屆,無論北京和香港各大陣營均已逐漸摸到一些政治現實的特點和規律,在「磨」中互動。只要努力「磨而合」,一起減少無謂的內耗,這也許是必由之路。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