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三十年的願景 (卷首語-潘耀明)

  〇九年歲末參加「六十年之後未來三十年」研討會,主題是談中國未來三十年的願景。

  與會的論者都提到西方媒體對中國看法的改變。論者認為,在過去,西方人固然以西方觀點來看中國,一直以來,國人也大都以西方觀點來反讀中國。

  時至今天,一向由西方人執掌的話語權已微妙地易位了。近來,西方的主流傳媒的言論已有一百八十度轉彎,西方開始在談「北京共識」,而不是「華盛頓共識」。

  論者都提到近期的熱門書籍、由英國《衛報》專欄作家沙克(Martin Jacques)著作的《當中國統治世界時——中國的崛起與西方的終結》(When China Rules the World: The Rise of the Middle Kingdom and the End of the Western World)一書在西方世界所引發的震撼;連《時代周刊》也鼓吹學習中國,提出「中美共管」,如瓦罕走廊(Wakhan Corridor) 的開放;近來西方媒體在強調「超融合」(Superfusion) 以及「中美國」(Chimerica)的概念,比如G2;摩根預言,原來只佔歐洲人GDP百分之零點七五的中國,在二〇四〇年將具備美國的規模。

  綜合以上所論,來自北京大學的潘維教授以堅定的語氣下了結論,中華政體具有其偉大之處,我們不應「拆了故宮建造白宮」;新左派的領軍人物甘陽教授更提出,我們要打破過去盲目祟拜西方的觀念,過去以「西方為師」的講法已不合時宜了!他說,現在國人才猛然有一種「上帝死了」的感覺,學生沒學完,天啊,老師怎麼可以死了?!其實我們現在當務之急,要使得中國的思維方式建立,就是要在三十年內結束中國的留學運動。

  台上的講者大都為未來中國三十年前景叫好,南方朔說三十年風水輪流轉,未來的三十年應該轉到中國了。

  南方朔特別提到,中國未來發展的模式,可以參照英格蘭和蘇格蘭合併後互相促進的關係。原來人口只有二百多萬人的蘇格蘭,曾與英格蘭發生長期戰爭,自一七〇三年雙方合併後,優秀的蘇格蘭民族對英國起了關鍵性作用。合併後的英國產生了許多世界知名大人物,他們大都是蘇格蘭人,如蒸汽機的發明家瓦特、經濟大師亞當.斯密、現代企業管理大師卡內基等,他們對人類作出了很大貢獻。所以未來的中國,也可以在中華大國的框架下,聯合包括台灣、香港等華人地區,吸收台灣和香港的經驗及優勢,成為發展和壯大自己的動力。相反地,台灣和香港也可以借助大中華的廣大發展空間,發揮更大的影響和作用。

  北京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崔之元教授特別強調When China Rules the World一書所提出的「中國代表一種全新的政治體制」的見解,他說,在東西德合併二十周年的時候,我們看到東西德的統一,自然地認為必須一國一制,然而從今天形勢來看,中國的一國兩制也代表着一種Civilization New Stage。

  中共建國六十年後的未來三十年發展願景,是引人入勝的話題。以上各人論點並未觸及目下中國制度本身存在的問題,這裏暫不細述。倒是令人感興趣的是,南方朔提到中國未來的壯大和發展,靠的是軟實力:知識力、學術力和思想力。關於軟實力的含義有各種演繹,我們認為軟實力的核心價值是文化力。

  我們所指的文化是廣義的,它包括人文科學、文學藝術,特別是後者的影響更是至深至巨的。以文學為例,丹麥因有安徒生的童話、中國因有曹雪芹的《紅樓夢》、英國因有莎士比亞、法國因有雨果、俄國因有托爾斯泰等,而蔚成精神領域的泱泱大國。

  由此可見,文化的力量之漪歟大哉!反觀今天的中國,中國太缺乏文化力了。對中國人來說,綜合國力已躍升為世界強國之列,但是卻未能以文化取勝,國民素質實在太差,所以未來三十年,中國當政者應聚焦於國人文化素養的提升,這就是鄭培凱教授所期望的中國文化復興的時機的到來。①展望本世紀上半葉,正是國人努力讀書、開創文明中國的時代!

  今年為本刊創刊四十四周年,每年《明月》周年紀念,饒公宗頤教授都親自題字以為誌賀。饒公今年題曰﹕「晨鐘令人發深省 明鏡放光卌四秋」,是對香港商品社會碩果僅存的文化雜誌的策勵,也是對香港文化力的促進。

  愛默生說:「每一天都是一年最好的節日。」恭祝讀者、作者新年吉祥!

  筆者注:「六十年之後未來三十年」研討會,於二〇〇九年十二月十五日下午四時在香港灣仔萬麗海景酒店八樓海景廳舉行,主持人為香港發展論壇召集人陳啟宗先生,講者除了以上三位外,還有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戴耀廷副教授。本文所援引各人的講話,是筆者在會上的摘錄大意,錯漏在所難免,文責當自負。

  注:

  ①鄭培凱:《中國文化藝術的復興》,本刊二〇一〇年一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