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中美誰沉誰浮? (馬玲)

  中國一九七八年開始改革開放,再過二十三年將迎來六十甲子(二○三八年)。那麼,到時美國和中國這兩個競爭大國經過一系列博弈之後,誰沉誰浮?是美國繼續維持老大還是中國超越美國挑戰老大地位?相信彼時,兩國的命運應該已見分曉。但是眼下,此一問無疑是當今世界最大的課題。

 

習近平國事訪美前後

  北京的「九三大閱兵」,中國在「秀」軍事肌肉的同時,宣告裁軍三十萬。對此,國際間掀起了各種各樣的解讀,有說,「秀肌肉」不過是「比基尼秀」,敏感部位還是不露;也有說,中國與美國軍事力量相比,仍然差距甚遠;還有說,中俄關係達到了歷史巔峰,不是同盟勝似同盟。

  習近平這個月下旬將第一次以國事訪問身份赴美,與二○一三年習奧的「莊園對話」相比,二○一五年之秋,國際形勢又出現了許多新的錯綜複雜,中美之間如何站在動態的歷史大背景下過招,考驗兩國和兩國領導人的智慧。如今,中美關係已超出雙邊範疇,越來越涵蓋全球意義,所以習奧會後將向世界發出什麼樣的信息,無疑將牽動全球的目光和神經。

  中美建交三十六年來,一路磕磕絆絆走到今天,風雨雷電交加,美國雖然仍是超級壯年,但中國已從孩童長成青年,美國會不會漸漸老去,中國會不會繼續長大,還是個懸念。目前,最受人矚目的是,兩個大國將如何出演「大國的崛起」、「大國的博弈」、「大國的興衰」,當下似乎是個重要的時間節點。

  蘇聯垮掉後,中國上升到美國的頭號對手位置,美國對中國的圍堵和遏制一直未消停。其間美國捲入海灣之戰、反恐之戰、阿富汗之戰、顏色革命、烏克蘭之變等,牽扯了它大量精力,使中國得以抓住空隙發展。中國的改革開放借助全球化進程,成為第二大經濟體和全球最有錢的政府。

  中國的日益坐大令美國不安,為此它高調重返亞洲。美國的到來,引起亞洲一系列新事端,如中國家門口的南海糾葛還在繼續發酵。雖然習近平一再強調,「寬廣的太平洋兩岸有足夠空間容納中美兩個大國」、「歷史和現實都表明,中美兩國合則兩利,鬥則俱傷」,然而,兩國的較量仍然不可避免。

 

中美會掀起軍備競賽嗎?

  大國爭鋒,不僅體現在經濟上,更重要的是體現在軍事上。

  英國皇家三軍聯合研究院亞洲高級研究員亞歷山大.尼爾說:「當中國能夠真正挑戰美國軍事的時候,就是他變成超級強國的一天……」當然,中國遠未到能夠真正挑戰美國軍事的時候,而且中國並非想去挑戰。在「九三閱兵」上,中國展示了東風21D型和東風26型反艦彈道導彈。這兩款武器具備打擊美國航母編隊執行補給任務時的能力。這對美國的震動可從第二天(九月四日)美國一家軍工企業馬上舉辦新聞發布會看出:此軍企詳細闡述了價值四點二八億美元的一項持續十年的新合約,其針對性不言而喻。

  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冷戰背景下,時任美國總統列根擔心美蘇之間的「核平衡」被打破,刻意布置「星球大戰計劃」,表面看美國欲建立反導彈系統,實則想憑藉其強大的經濟實力通過軍備競爭把蘇聯的經濟拖垮,最後美國達到目的。

  中美之間會掀起軍備競賽嗎?中國顯然不願意與美國打仗,美國也不會輕易與中國開戰。中國下功夫提高武裝力量,在南海執意修建戰備設施,「九三閱兵」拉出那麼多新武器來,意在展示積極防禦的「以武制武」,希望踐行古訓:「不戰而屈人之兵」。中國現在的經濟狀況比當年的蘇聯強得多,所以不至於被美國拖死。

  本月九日,日本前防衛大臣小野寺五典在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演講時提醒中國,國際社會對中國在南海的行為「感到憂慮」,希望中國不要「走上日本在二戰時的道路」。日本在美國把「中國威脅論」與二戰時日本的侵略相提並論,用心可謂老到毒辣。

  從二○○二年七月美國國防部和美國國會的美中安全評估委員會分別向美國會提交《中華人民共和國軍事力量年度報告》和《美中安全評論報告》後,「中國威脅論」開始像幽靈一般在國際上空飄蕩,其中也時不時穿插一些「中國崩潰論」。所以說,國際間對中國的看法也呈現「沉與浮」的兩極。

 

中美國內外的嚴峻考驗

  奧巴馬很生氣,本來打算在「習奧會」時把對中國網絡黑客攻擊的怨氣發泄出來,但據新華社報道,作為習近平特使的孟建柱攜公安、國安、司法、網信等部門領導提前赴美交涉,中國已澆熄美國的怒火,在習近平出訪前雙方就共同打擊網絡犯罪達成重要共識。

  幾十年來,中美之間的許多「風風火火」最後避免了燃燒爆炸,多得益於談判中的退讓,「小忍大謀」的戰略使中國一天天壯大。美國在其國內對民主人權不越雷池,但在國際外交上卻非常我行我素,因此也製造了許多亂象,最近風起雲湧的中東北非難民,美國毋庸置疑是始作俑者,但受難的卻是被武力打擊的國家和大批難民擁入的歐洲諸國,美國則隔岸觀火。

  蘇聯倒台後,美國獨大,因此養成了任意妄為的性格,這也加劇了犯錯的概率。幾十年來,歐洲對美國亦步亦趨,跟着參戰,跟着制裁,結果飲下不少美國釀造的苦酒,心裏的鬱悶可想而知。這次的難民危機,勢必給歐洲帶來深重影響,極端組織成員有機會假扮難民潛入,下一步考驗的不僅是歐洲的容納能力,更是歐洲未來的文化根基與安全問題。

  從英法德意諸國紛紛罔顧美國提醒加入中國主導的「一帶一路」,即可看出歐洲在某些方面已經對美國有了離異之心,今後是否會決裂還有待觀察。

  美國有不少頗具戰略眼光的智庫,但是被財團控制的國會卻未必願意把智庫的觀點化作國策,因此美國可能還會繼續犯錯。不過,從過去的歷史來看,美國到關鍵時候有頗強的自我修復能力,所以美國也不見得「一天天爛下去」。

  中國同樣面臨很多挑戰:此季度中國GDP增速下調至百分之七點三,中金公司預測第三季度GDP同比增速(本期發展水平減去年同期發展水平)從百分之七下調至百分之六點五,二○一六年全年GDP預測從百分之七點五下調至百分之六點六。中國經濟在下滑是不爭的事實。多年來一直有這樣的說法:「如果GDP增速低於百分之七將很麻煩,因為就業的平衡會遭到破壞,易引發社會動盪。」雖然李克強在本月舉行的夏季達沃斯大連會議上用「形有波動,勢仍看好」展望中國經濟的光明,但股市暴跌、進入經濟周期、人口紅利漸失的中國經濟能否轉型成功,確實讓人捏把汗,甚至擔心陷入經濟蕭條和中等收入陷阱。

  另外,中國的不穩定因素「群體性事件」這些年一直在不斷增加,二○○三年發生近六萬起,二○○五年上升至八萬七千起,二○○六年超過九萬起,二○○八年增長到十二萬起,二○一○年達到二十八萬起,二○一一年則是日均五百起。同時,群體性事件的規模不斷擴大,參與人數年均增長百分之十七,其中百人以上群體性事件由三千二百起增加到八千五百多起,而且事件已經擴散到各個地域和領域,更意味着組織化程度的提高。所以,我們也不見得「一天天好起來」。

  由此可見,中美各自從國際到國內都面臨嚴峻考驗。

 

避免「修昔底德陷阱」

  中國未來將在經濟總量上超過美國,這個趨勢國際普遍認可。一旦中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實體,必將刺痛挑戰美國全球霸權地位的神經,屆時恐怕引發中美之間結構性的互不信任,也不排除引發彼此的政治衝突,由此引發的全球政治格局也可能會發生一些不可預期的變化。

  近年來,美國學者用「修昔底德陷阱」來描述中美之間的這種結構性衝突。「修昔底德陷阱」的說法,源自古希臘著名歷史學家修昔底德,他認為當一個崛起的大國與既有的世界霸主競爭時,其結局多以戰爭告終。美國似乎越來越擔憂這種威脅與衝突,它把大量資金和高科技投入軍事,意欲牢牢把握軍事上的領先地位。

  習近平二○一四年一月二十二日接受美國《世界郵報》創刊號專訪時說,我們都應該努力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強國只能追求霸權的主張不適用於中國,中國沒有實施這種行動的基因。

  中國人口基數巨大,即使GDP超過美國,十三億多人口的國家與三多億多人口的國家比較,人均差距仍然巨大,離真正意義上的超越美國還有很長的路,超級大國是政治、經濟、軍事三位一體的。不過,綜合實力也未必全看人均數,瑞士是全球最富有的,美國甚至沒有進入全球三甲。

  中國過去奉行「韜光養晦」、「不出頭」,現在想繼續保持「東方式的含蓄」已不現實。拿這次難民危機來說,《紐約時報》點名「中國冷眼旁觀移民危機」,指責「中國認為人道危機不是自己造成的,不願參與解決危機的行動」,強調「作為聯合國兩項難民協議的簽署國,中國的確有相應的責任」。

  中國作為一個大國,已經不知不覺背負了許多使命,歷史的、現實的、政治的、情懷的使命。中國若要成為與美國比肩的大國,尚需在世界上推進貨幣、話語權和新秩序,而這些無疑是艱巨的,因為都會觸及美國利益。

  美國在國際事務中毫不避諱自己的利益,一句「美國利益」,就可以天馬行空長驅直入,美國的這種任性,給它自己可能帶去好處也可能帶去壞處;反之,給中國也可能帶來好處也可能帶來壞處。中國走過來的這三十多年,被動貫穿着這一「辯證」,既受制於美國也受惠於美國。

 

中美必要爭霸?

  中美兩國必然要交鋒嗎?必然要爭霸嗎?

  美國的政治優勢,被史丹福大學政治學家弗朗西斯.福山詬病,他在新作《政治秩序與政治衰敗》一書中指出:在天平的另一端,美國擁有持久且強大的制度,但也在承受政治衰敗的侵蝕。本應服務於公共利益的政府機構,卻遭到強大私人利益集團的攫取,使民主多數派難以真正掌權。它的問題不僅在於金錢和權力,還與規則本身及支撐這些規則的思想的僵化有關。

  中國的政治特色,在國際間有一種疏離孤獨,這樣的體制越來越少,幾十年來,中國自身摸着石頭過河,其後,不斷強調要步入深水區,當前除了反腐敗和新常態,亦重提共產主義新目標,或許是為了彌補信仰空白。中國能否闖出一條新路子,成為世界推而廣之的模式,還需要時間檢驗。

  從願望上說,一東一西兩個大國支撐世界平衡,彼此在政治、經濟、文化諸方面互補融合是最理想的狀態,就如習近平曾說「中美兩國合作好了,可以做世界穩定的壓艙石、世界和平的助推器」,但實現這個理想局面的基礎是雙方能夠互相包容並信任,可從種種迹象看,很難實現。

  據美聯社報道,奧巴馬將放棄九月份參加聯合國大會時入住紐約華爾道夫酒店,因這家酒店去年被中國安邦保險公司收購,美方擔心被竊聽,而過去美國總統在紐約都下榻這家酒店。

  地球已是一個大村落,各國間的經濟交融越來越密切,文化影響越來越深入,出國旅遊越來越普遍,在如此情形下,世界也許會一點點發生改變,但願大國的博弈和競爭都處於和平中,彼此不要撕破臉。

  寄望即將開始的「習奧會」,能夠在這個世界矚目的課題上碰撞出照耀未來的火花!

 

antiwar1

抗戰勝利七十周年閱兵上,首次亮相的「航母殺手」反艦彈道導彈東風21D,正通過天安門廣場接受檢閱。國家主席習近平宣布,中國將裁軍三十萬。
(明報資料室)

 

(作者是本刊特約主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