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月娥能否開好局? (劉銳紹)

林鄭月娥上任特首剛一個月,正在創造施政的有利條件,包括努力推動民生工程,搞好經濟,創造較寬鬆的政治氣氛。按目前的氣氛而言,她是有條件開一個好局的,一來民眾有所期望;二來泛民也在觀察她的言行,某程度上願意配合;三來北京在這個階段不會對她太多掣肘。然而,當中也有不少炸彈和未知之數,關鍵還要看她的應變技巧,更重要的還是看北京的操控力度。

三年政治空檔期
先談有利的條件。第一,從務實的角度看,在未來三年裏,政治爭拗應不會太多,而且北京、港府和建制派也不想太多,因為減少政治爭拗才有利於林鄭月娥集中精力搞好經濟民生,逐步建立威信,再推動政治議題。所以,即使泛民不斷要求重啟政改,但官方可以拖到二○二○年才需要談二○二二年新一屆特首的選舉和政改方案,現在還有三年的空檔期。這樣拖下去,至少可以避免泛民透過重啟政改的討論,重新凝聚起來,並再度吸納民意作為與官方周旋的本錢。
此外,官方雖然不斷強調《基本法》二十三條要盡快進行本地立法,但也許這只是一種維持政治張力的手法而已,因為如果官方加快二十三條立法,即給予泛民一個重新凝聚社會反對力量的機會。除非官方自亂陣腳,急躁行事,否則先讓林鄭月娥搞好經濟民生,提高民望,視乎情況徐圖後計,才是官方的合理盤算。
第二,中共眼前的重點,就是下半年舉行的「十九大」,這對於習近平來說更是重中之重。香港如無突發事件或其他衝突,對他是最有利的。所以,暫時減少政治上的壓逼力,目標是經濟民生,應是北京目前的主要策略,間接也有利於林鄭月娥。
第三,習近平大力推動的「一帶一路」戰略,也面臨巨大的挑戰。據中國商務部的監察,由二○一五年開始大舉對外的收購和投資,已出現不少問題,例如虧損和不符合預期的比例佔六成或以上,而中國的外匯儲備也由四萬億美元跌至三萬億美元左右,當中有多少是藉着對外收購和投資而蒙混過關的黑錢,不得而知。所以,北京急需穩住局勢,必須多管齊下。措施包括:鼓勵甚至用各種誘因促使內地民營企業到「一帶一路」沿線投資,彌補官方資金的緊絀;此外,更需要借助香港的融資優勢,剛實施的「債券通」就是其中之一。因此,對於香港的政治爭拗,中央自然希望大大降溫。
上述都是林鄭月娥集中精力搞好經濟民生的有利條件,但會否一切順利呢?不見得。原因包括:一、前朝政府遺留下來的政治炸彈將會一個接一個地爆炸,其中一個已經爆炸,而林鄭月娥只有「硬食」,那就是四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被裁定失去資格。林鄭月娥雖然表示沒有計劃對其他泛民議員的資格進行司法覆核,但由於現時的覆核已使泛民失去在立法會內的關鍵少數否決權,遏制泛民的目的已基本達到;即使暫時不會再踢走泛民議員,也無法彌補這次牙齒痕。更有甚者,林鄭月娥認為這次事件是法律問題,不能把法律作交易。政府與泛民的緊張關係還未真正紓緩,就來一次大衝擊,預示雙方未來要搞好關係也會困難重重。
其實,林鄭月娥如果要處理得更好,也是有辦法的。內行人士都明白,法庭是根據證據和理據判案的,但拿什麼理據到法庭去,是一大要素。為免影響事態發展,這個問題暫且不公開討論,留待有關人士處理。
另一個炸彈是林鄭月娥要自己負責的,就是副局長的任命,其中最具爭議的是教聯會副主席蔡若蓮可能獲委任為教育局副局長。這與北京要切實推行國民教育不無關係,但際此風頭火勢,委任蔡若蓮可能適得其反,這正是政治與實務的混合體,不能只顧一點而忽略全局。

北京已看得很通透了
二、雖然林鄭月娥不斷顯示友好姿態,並凸顯她在經濟、民生、社會事務上的努力(例如上任五日後就到立法會,提早三十五億元教育經費的申請,要求問責官員多與各界溝通,到醫院視察流感高峰的醫療情況等),但這些行動都屬表層功夫,而且遠水難救近火,更未能對沖撤消議員資格的矛盾。即使泛民也願意顯示一些友好姿態,但遠遠未到建立互信的階段。
三、林鄭月娥雖然可以在經濟民生等議題上爭取中間民眾的支持,但在政治「死位」上仍將迴避不了諸多困難,因為這些問題不是她可以處理的,而是要看北京的態度。種種跡象顯示,北京對香港仍會採取「經濟鬆、政治緊」的策略,加上北京對台灣和香港之間的政治聯繫十分敏感,也會採取緊縮政策,並到了不用收斂和毫無顧忌的地步。此外,北京深知林鄭月娥無法超越雷池半步,又不懂「擦邊球」的技巧,連這種意識也沒有,她只有令自己不斷相信「中央的政策是對的和合理的」,直到她有一天如夢初醒為止。這也應驗了內地某些「專家」的一句話:中央選擇林鄭月娥的原因之一,就是她不了解中國。
單以劉曉波事件為例,已見林鄭月娥的政治智慧和能量有限。如果她懂得「擦邊球」的話,大可借助中央對她仍然信任(某程度上是利用)的時候,對劉曉波為中國爭取民主的初心表示肯定和敬意,對他的方法、某些言論和客觀效果則表示否定,但她絕對不敢,反映她是非常局限或自我局限的。(編按:林鄭月娥對劉曉波病逝,表示香港人非常有同情心,她亦都和香港人一樣,向劉曉波的遺孀和家人,致以慰問,並相信中央會以「合情、合法」的方式處理事件。)公務員出身的政治人物,有多少人能突破那種劃地為牢的自我封鎖呢?北京已看得很通透了。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