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價值的持守 (教育工作關注組)

成文之時,剛完成了選舉委員會分組界別選舉,民主派全取教育界三十席。今年政局動盪,教育界亦難獨善其身。「疑似」港獨議題殺入校園、通識科再次被轟「令學生激進疏離家國」,但是超過二萬位教育界選民以行動展示他們守護核心價值的堅定決心。

教師自主空間受威脅
香港的政治立場愈趨向兩極,政治議題愈來愈見爭議,前線老師面對的教學挑戰亦愈來愈大。面對風風雨雨,教育局卻一味向學校和老師施壓。除了強調教師不能以任何形式宣揚或鼓吹港獨,更要讓學生正確理解《基本法》,甚至指出有機會被以言入罪,以違反《教育條例》為由,取消教師專業資格。然而,即使大部分教師對港獨持反對立場,但卻相信言論自由不可不捍衛,可見守護學生學習批判思考空間是教育工作者持守的核心價值。
梁振英宣布不連任,教育工作者或可以鬆一口氣,更期待來屆新政府有新的教育局局長。但社會上法治一再受到衝擊的氛圍,對前線教學環境的負面影響,卻不是可以輕易修補的。學生在通識課堂中不禁會問:一國兩制下的高度自治、香港行之有效的三權分立制度,是否正被推倒?教師又如何回應當前的社會形勢?未來的教育局局長,實應捍衛教育專業,還師生一個空間,從學理上好好去探索和思考時局。我們更寄望當局來年能尊重法治,與廣大教育工作者一起捍衛教育專業。

叩問教育局的價值觀
然而,回望二○一六年局方政策的資源運用,究竟局方珍重的教育價值是什麼?
教育的本質是透過知識以育人,故此對於知識和人才的價值,教師都必定珍重之。然而從資源運用所見,教育局似乎不夠重視廣泛多元化閱讀的意義,甚至有人會認為與上述價值背道而馳。從閱讀中學習,是索求知識的不二法門,是自主學習的核心一環,亦是課程改革的四個關鍵項目之一。然而本年度局方突然宣布停止向各校發放數以萬元計的廣泛閱讀津貼,以滿足政府各部門要「節省百分之一開支」的中央行政指令,這種做法若果並未違背教育本義,究竟局方又以什麼價值觀處理公共資源的運用?
對年輕人才的忽視,不但見於合約教師問題遲遲未解決,連大事宣傳的「免費」幼稚園教育,亦欠缺對幼稚園教師作全面而合理的承擔,只按薪級表的中位數提供資助,變相仍然無法落實真正的免費普及幼兒教育。若教師團隊士氣低落,青黃不接,試問我們的下一代要承受怎樣的學習環境和質素?

錢為何要這樣花?
為配合施政報告僅有的教育綱領,局方大力安排設立在概念和操作依然未清楚的「一帶一路」獎學金,為此,政府就豪擲十億。此外,亦在本年度為STEM(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 and mathematics,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向中、小學各提供二十萬及十萬添置硬件教學,用得其所,對學生好的話當然沒有問題,然而在《推動STEM教育—發揮創意潛能》的課程文件中,當局已意識到數理科學的教學大多以傳授學科知識為主,提供一筆只供添購硬件的撥款,究竟能優化教學,抑或反而令數理教師無所適從?再者,STEM教育希望培養學生「綜合和應用跨學科知識與技能的能力」,這任務不是已落在通識科身上嗎?為何當年局方執意要在通識科成效未明時,執意停止發放通識津貼,淘汰了不少具能力透過跨學科方法培養學生能力的教師,如今又要在數理科另開戰線?特別理工的創新科技並不是本港賴以成功的優勢,作為金融中心,金融系統的創新、法制的維持等等建基原有優勢的發展,不是更應該從人文學科上培養嗎?

被馴化的公民教育與歷史教育
公民教育在正規課程中一直都是弱勢和邊緣,擔當其中一定角色的通識教育,亦在STEM和變化中的歷史教育「夾擊」下,步向另一形式的國民教育。
舉例說,由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牽頭成立的「香港願景計劃」發表最新報告,指近年本港年輕一輩抗拒中國國民身份,有逼切需要改善公民教育。先別論公民教育能否令年輕人接受中國國民身份,更值得留意的是,我們在其報告裏,難以找到批判思考的位置。或者批判思考和身份認同往往被對立起來。這或預視了寄望香港教育扮演馴化青年的角色。不過,這肯定吃力不討好。首先,老師未必願教,學生未必願學。而且,國民身份認同低的現象出現,並不只是教育造成。不消除其他負面因素而在教育硬來,只會出現「雙輸」。
但是對通識攻擊似乎沒有停下來,剛宣布參選特首選舉的葉劉淑儀更在政綱說明要將通識改為選修科,中史則列為初中必修科。二○一七年,教育界相信還是不會平靜。

(教育工作關注組由前線教師組成,堅持捍衛課堂自主,推廣公民教育和豐富通識想像,並出版了《守住這一代的思考》。)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