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另一張面孔(下):從白樺一本文革詩集看「七二○事件」 (胡發雲)

整個相處中,我們大家都默守一個規矩,不探問關於這次避難的由來與相關人事。所以至今我也不清楚,這次行動是新華工上層的安排,還是某個人的私下策劃。他們挑選了附中的何帆,何帆又邀約了我,而我們兩個都不是新華工的組織中人。白樺他們三個也從未說過此事的來龍去脈。
數日的相處,我們發現了互相之間的許多相同相通之處,於是許多可能的隔膜—年齡、身份、經歷、聲名,以及恐怖年代常有的戒備或猜忌都很快消散了,或許根本就沒有發生過。不知是怎樣的緣起,我們終於和白樺聊起那些署名「一兵」、「解放軍一戰士」的詩,沒想到白樺很直率地說,是他寫的。他說,因為安全的原因,那些詩一寫完就交給別人了,大都沒留底稿,這幾天正在憑記憶重新記錄下來。說着就把一摞稿紙給我們看。裏面有很多都是熟悉的,也有從未讀過的。
讀完後我提出,應該把它們印成小冊子,永遠保存下去。何帆也非常贊同這個想法。白樺顯然有些意外,但看他的神情,是非常高興的。
白樺同意後,何帆即去找了新華工相關機構,談了我們的設想,對方很爽快地答應了,同意提供紙張,其餘由我們自行處理。那年月,有了紙,其餘就好辦了。新華工宣傳部負責人張建華在他的回憶錄中也提及此事:「在主持『毛主席詩詞組歌演出團』期間,我還參與了由著名詩人白樺創作的《迎着長矛散發的傳單》和由我院舒先緒同學主編的新華工抗暴文藝專輯《火炬頌》兩本詩集的編輯和出版工作。」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中國著名作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