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蕭伯納夫人幸運 (張香華)

和柏楊相處、生活,時逾三十年,換句話說,我是他一生中最後三十年相處的人。那時,他剛出獄不超過一年,我和他一見面,就被他的語言、思想、行動,以及他的整個精神面貌所懾服。我發現,不是他被囚在牢房裏將近十年,反而是囚房外的我們芸芸眾生,被囚在另一種牢房裏,大多數的我們,生活在閉鎖、怯懦、糊塗、顢頇、不思長進……的牢房裏。我承認,我從來沒見過像他這麼強壯、振作、努力、奮鬥而熱情的人,他有什麼話就直截了當地說。例如,我見了他一面,二十四小時內,他就派人送信到我任教的學校,擺在我的辦公桌上,告訴我說:「感謝上蒼,讓我們相遇……」,並且附上了一張申請電話的表格,要我填妥,他會代我安裝。因為那時,安裝電話費用昂貴,我的生活單純,沒有太多跟外界聯繫的需要,所以沒有裝電話,更別提今天人手一支的手機。因為他問起我的電話號碼,我答覆他:「我還沒有電話。」他就這麼直截了當的行動了。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台灣著名詩人。)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