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渣的泛起 (潘耀明)

文革五十周年之際,北京有人在人民大會堂開唱紅大會,還策劃張春橋思想研討會、到江青墓地拜祭。香港一批老左派也不甘寂寞,遙遙與之呼應,抬着毛澤東肖像,高舉紅旗、橫額和文革語錄牌,在九龍城敲鑼打鼓遊行,橫額標語還有「批臭死不改悔的走資派鄧小平」字眼,組織者聲稱要為毛澤東平反,「毛主席不平反我死不瞑目」云云。
香港慶祝文革五十周年的遊行,矛頭無疑是指向鄧小平。
處於文革暴風雨中心毗鄰的香港,文革期間的左派機構職工(一稱「愛國同胞」)在上級的鼓動下,也受到非常影響,簡單地照搬內地的一套:唱紅歌、跳忠字舞、敲鑼打鼓、歡呼「毛主席最新指示」、佩戴毛澤東像章招搖過市……,鬧得一樣如火如荼。
文革被官方正式否定後,不少港人也像內地的「革命群眾」,憬然而悟,深悔受騙上當,也有一部分死不悔改的老左派潛伏暗角,伺機而動。這次眼見薄熙來式的唱紅死灰復燃,「四人幫」陰魂不散,香港一小撮老左派心癢難當,急不及待地粉墨登台,祭起復辟的旗幟。
年輕一輩對文革大都一無所知,難怪無不被蠱惑。
文革浩劫已是半世紀前的事,當事人和後人似乎都集體失憶,其他且不說,單從官方公布的一項數字,便知道其造成的災難有多深重。
葉劍英在十二屆一中全會後的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曾披露文化大革命遭受迫害及死亡人數:
一、規模性武鬥事件四萬三千多件,十二萬三千七百多人死亡;二、二百五十萬名幹部被批鬥,三十萬二千七百多名幹部被非法關押,十一萬五千五百多名幹部非正常死亡;三、城市有四百八十一萬名各界人士,被打成歷史反革命、現行反革命、階級異己分子、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反動學術權威,非正常死亡六十八萬三千多人;四、農村有五百二十多萬地主、富農(包括部分上中農)家屬被迫害,有一百二十萬地主、富農及家屬非正常死亡;五、有一億一千三百多萬人受到不同程度的政治打擊,五十五萬七千多人失蹤。
以上只是官方數字而已。至於文革釀成經濟上的巨大損失和對我優秀中華文化的摧殘、中國道德價值觀的衝擊、人心的戕害,更是不可估計。後者是幾代人也無法彌補的損傷。
年前有一批文革經歷的專業人士、退休官員、紅衛兵,其中還包括學者、官二代,為自己在文革中做過和目睹違心的事件作出懺悔,並且建立網站,呼籲「文革人」發聲,大家一起來反省。
由七十多人組成的各界代表還集體寫出《我們懺悔》①,打出「懺悔救我的靈魂,寬恕是拯救他的人性」的口號,這是文革全面反省的初聲,是良好的開端。可是,官方並不予支持,反而施之以壓制,使這一股反思清流,無法匯成巨流,以沖刷滿染斑斑血迹文革魔爪的罪孽,令人深感惋惜。
記得鄧小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講過:「我們過去發生的各種錯誤,固然與某些領導人的思想、作風有關,但是組織制度、工作制度方面的問題更重要。這些方面的制度好可以使壞人無法橫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無法充分做好事,甚至走向反面。」②
鄧小平這段話,說得中聽。換言之,除了端正領導人的思想、作風,沒有良好規管制度,以使好人好事得以肯定,壞人得到應有的懲處,文革還要借屍還魂的。可惜連鄧小平時期也未能建立一套完善監管制度。環顧今天,更有時光倒流之慨!

注:
① 王克明、宋小明:《我們懺悔》,大山文化出版社,二○一四年六月
② 鄧小平:《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鄧小平文選》第二卷,人民出版社,一九九四年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