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耀明文章為時而著:讀《明報月刊》總編輯的卷首語 (黃維樑)

《明報月刊》創刊至今五十一年,我讀她至今也五十一年。其總編輯任期比較長的,有三位﹕
早期是胡菊人先生,中期是董橋先生,最近二十五年則是潘耀明先生。每期的「她」,從頭髮、面龐、軀幹到四肢,體態優雅,服飾變化多姿,誠然「內容」豐富,令人月月驚艷。我饕餮秀色,卻不可能期期全「饗」;但有一個部分,則是月月必睹的,這就是她的眼睛—總編輯執筆的卷首文章。胡菊人憂國憂民,曾研究存在主義(Existentialism),處身文革時代,筆下義正辭嚴之外,偶有一股無名的憂鬱。董橋自幼薰染書香,主持編政於「後文革」「前九七」之際,時局既明且暗,所寫時有宋詞那種委婉的風致。前九七、後九七,潘耀明主編時期最長,時局在平穩與激盪間起伏不定,他盡心盡力經營《明報月刊》,其卷首語反映時代、守護文化、縱橫議論,有一種明亮的風格。明亮,明耀,真是文如其名「耀明」。《明報月刊》數十年來的卷首語,美目盼兮,其眼神先後予人「憂鬱」、「委婉」、「明耀」的印象。
文學書寫的體裁甚多,僅以散文一類而言,就可分為多個子目。百多年來,世界各地報刊業蓬勃,報刊的「編者的話」或「卷首語」,應可成為一個「次文類」(sub-genre)來加以研究。我數十年來多次搬遷,目前家裏的《明報月刊》不齊全,所存多為最近十餘年的。下面只能是隨意抽樣,說說「明耀」。如果報刊的「編者的話」或「卷首語」還沒有人專題研究過,那麼,下面這塊小磚,目的可大了:希望引來大玉。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香港著名學者、作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