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一定專制? (曾瑞明)

只有九歲的「香港小巨肺」參加《全美一叮》(“America’s Got Talent”)第十二季比賽,高唱《鐵達尼號》電影主題曲My Heart Will Go On而一戰成名。網民有些叫好,讚其父親能好好培育女兒,將其才華發揮。但不少人對小巨肺父親開戰,有些人批評一個小女孩這樣投身演藝界,只是將女兒作為其「搖錢樹」。也有人擔心這會影響兒童的健康發展,如失去同齡的社交圈,也難以適應複雜的演藝圈。「個女人」是否足以讓批評者閉嘴,或者改口給句「加油」?中國人特別強調「望子成龍,望女成鳳」,這激發我們思考父母究竟有多大權力去限制子女的自由和塑造子女的未來,父母是否一定要專制或可專制?
我們普遍都認同父母有權威(authority)去育養子女,但有沒有限制卻是可以追問的。父母究竟有權利(rights)要子女做什麼?父母當然要保護子女的利益,但子女該有什麼利益,相信不同的父母會有不同看法。這當然是因為父母對於什麼是好的生活,什麼是美好人生會有不同看法。他們當中會有宗教信仰,有的可能很世俗(secular),希望能在勞動市場取得最高薪金。或者有一些清心寡欲,只求歸田園居。在自由社會,各種「對於美好人生是什麼」的不同想法不但應該包容,更要由公權力和法律來保護。政府不能將某種美好人生的看法強加於公民身上,這當然是自由主義(liberalism)的看法了。

父母應力助子女提升自主性
那麼,父母是否有「權利」將自己對人生該怎樣的看法加諸於子女身上呢?如果可以的話,那為何又不容許國家干預呢?英國哲學家Adam Swift有相關的討論。他指出國家和家庭是兩個性質很不同的觀念。前者是公眾的,後者是私人的。將兩者混淆,可能會損害家庭一些很重要的價值,如親密、自發性。第二,自由主義者也不是不能對強加自己看法於子女的父母作批評或限制。因為自由主義者最看重自主性。自主性就是指人應能自己作決定和判斷。不過,小孩子的理性往往未充分發展,經驗未夠,未必能作自主判斷,這時父母就有道德的合理性去替孩子作決定,這就不算強加。與此同時,父母亦要積極幫助子女去提升他們的自主性,因此給子女提供教育,父母是責無旁貸的。
所以,父母對子女的培育並不是可以隨意強加,而是要對他們理性的培育負責。如果這樣看的話,父母其實是要對一些損害子女自主性的東西作干預,或者避免的。比如子女就讀的學校進行「洗腦式教育」,父母就要發聲,教導和幫助子女掌握事實,甚至要幫助子女轉校。子女沉迷手機、電子遊戲,不能自控,父母就不要縱容他們。可惜,我們卻看到不少父母把手機當電子奶嘴,或者給孩子手機來換取自己用手機的時間。這當然是損害子女的自主性,但相信很少人會認同政府或者國家要干預這些行為。
我們界定了父母的責任和權利,但有一很難處理的問題,就是父母本身和子女自古以來權力不對等。不少女性主義者說這是父母霸權。最極端的當然是在古羅馬時期,子女更是父親的財物,可以賣掉,也可以殺掉。在中國亦有不少殺子的故事或案例。國家在這些時候,是否有理由插手?相信沒有人反對,我們的社會也有保護兒童條例。不過我們現在對於兒童的保護,在於其免受身體傷害(harm),但一些精神層面的,卻難以置喙。

自主性不只是強迫的反面
另一問題是,子女並不是選擇於某家庭出生的,這也不是一個自願性的組織,不可輕言離開。如果父母對子女不公平或剝削、操控,國家又是否有理由插手,恢復公義?當然前提是國家本身是公義的,而且關鍵還是在這些領域我們並不輕易插手,比如父母偏心弟弟,對哥哥苛刻,我們難道要國家或政府去糾正嗎?如果這樣做,恐怕家不成家。但如電視劇《溏心風暴》所言:「呢度唔係法庭,唔需要證據,我對眼就係證據!」卻又令家庭和父母好像無可避免成為專橫的象徵。
說回小巨肺的例子,我們能否指責她的父親損害她的自主性?除非小巨肺很抗拒唱歌表演,其父親仍強迫她,我們當然可以作道德譴責(也只可以作道德譴責)。但是如果小女孩本身很有天份,父親鼓勵、培育她,有什麼問題?我們要判斷小巨肺的父親是否對其女兒專制,倒可以思考其父親有沒有讓女兒接觸音樂以外的東西,讓她慢慢地去判斷自己是否要走音樂路。另外,我們當然要考慮父親如何看待女兒學習音樂,是要發揮她的才能,還是以她為工具去幫助自己事業發展?當然,女兒和父親可以有合作的關係,但是在這個不對等的關係裏,如何實現?
現在的問題是自主性並不只是強迫的反面。父母不虐待子女,不漠視子女,當然重要,但要做多少才算幫助子女充分自主?貧窮家庭未必能讓子女遊學去擴闊視野,或者學習各種興趣班去了解自己,作「自主」的判斷。有錢有能力的父母培訓子女,不一定是想他們成為自己的複製品,而是不用自己的優勢去幫助子女獲得市場認可的技能,又可能令子女失去自主得以可能的物質條件。「自主」一詞並不是一個黑白分明,而是一個有程度的概念。父母也不可能是絕對專制或者放任,管教之道,往往都是灰色地帶的藝術。
(作者為香港大學哲學博士,著有《參與對等與全球正義》。)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