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在二十國峰會遭孤立? (丁 果)

雖然美國總統特朗普走回了孤立主義,但他所到之處,卻仍然成為全球媒體競相關注的焦點。有特朗普就有新聞,已經成為一種國際媒體的「新常態」。特朗普堅持不做「世界領袖」,故出國不多。七月上旬,他走訪波蘭,然後到德國參加他的首次「二十國峰會」,依然引發很多的爭議,甚至有些花絮新聞「喧賓奪主」,掩蓋了對二十國峰會的成果檢驗,如特朗普千金伊萬卡在父親與印尼總統會晤期間暫時坐了他的座位,就遭致美國各界的強烈抨擊,認為這是特朗普家族搞任人唯親那一套「封建主義獨裁」的體現,即使主辦國總理默克爾出面「打圓場」,都解決不了問題。可見,反特朗普的左翼勢力和媒體匯為一體,與特朗普及其家族形成了「奇異」的共生體,雙方各持立場和各取所需,不斷論戰和廝殺,將重要的國際事務和新聞轉變成娛樂味極濃的「真人秀」,是好是壞,可謂莫衷一是。

無法讓特朗普回心轉意
以往二十國峰會,美國和中國總是要爭奪主導議題的話語權。但是,特朗普拒絕做世界領袖,讓西方世界無所適從。於是這次二十國峰會成了各國領袖說服特朗普「回心轉意」的峰會。在對付氣候變遷的《巴黎協定》問題上,英、法、德、日和中、俄、印度罕見一致,認為這個方向「不可逆轉」,各國要全面落實《巴黎協定》的各項指標。他們呼籲特朗普重新思考退出《巴黎協定》的決策,而峰會外的示威抗議也突出了這個主題。這種情況造成了戰後前所未有的局面:美國竟然成了「孤家寡人」。西方國家的輿論甚至挑戰特朗普,謂如果美國放棄在氣候變遷議題上的領袖地位,無異讓西方聯盟陷入「群龍無首」的困境,從而打開了大門,給中國等新崛起國家擔當更重要的角色。
不過,特朗普在這個奧巴馬前總統主導的全球議題上十分頑固,他頂住了所有壓力,延續了之前七國峰會的立場,堅持美國優先,堅持不回《巴黎協定》,只在峰會《聯合公報》中承諾美國將「致力與其他國家合作,幫助他們更潔淨和有效地獲取並使用石化燃料。」換句話說,在最重要的全球化環保議題上,特朗普放棄了最後一點「政治正確」,也放棄了國際社會希望美國承擔的「領袖」角色,美國在對付地球暖化問題上成了「孤兒」。
環保問題之外,特朗普在全球自由貿易問題上,也沒有表現出多大的轉圜餘地。在整個峰會期間,他對維護全球化的經貿秩序沒有表現出任何興趣,而是穿梭於各國領袖進行雙邊峰會,以至於英國記者認為二十國峰會其實已經變質成了「十九加一」的機制,即美國已經無心通過這個機制,來帶動全球化發展的新方向。針對特朗普這種態度,作為歐盟新救星的法國總統馬克龍,還特地拿出手機的全球化合作生產案例來規勸特朗普:既然全球經貿已經緊密相連,只強調雙邊經貿關係的模式已經不可能奏效。
由於美國市場依然龐大和舉足輕重,各國領袖雖然不滿意特朗普逆全球化潮流而動,但也不得不顧忌美國在全球經貿問題上的原則立場,以至於《聯合公報》在針對經貿問題上做出了妥協:既重申反對保護主義的承諾,亦首次表明各國有權利用所謂的「合理防禦工具」來保護本國市場。同時,在難民問題上,這次峰會公告也因為美國的壓力而處於緘默的狀態。
這次二十國峰會成果不大,但陰霾密布。本來,包含西方老牌資本主義國家和非西方新經濟體的二十國峰會機制,揭櫫促進全球經濟增長和金融穩定、防止貿易保護主義的大旗,在西方七國峰會無法回應當今世界多極崛起的局面,以及聯合國大而無效的情況下,近十年來取得了很大的成績。隨着特朗普鐵了心要走「美國優先」道路,二十國機制未來的發展前景,真的不容樂觀。

美俄峰會的詭異
在這次二十國峰會中,最引人矚目的雙邊會談並非往年的美中兩國首腦,而是處於懸疑狀態中的美俄峰會。本來,兩個具有強烈個性的領袖峰會,正可以對全球局勢、尤其是處於動盪過程中的中東局勢,帶來積極的影響。但是,在美國被鬧得沸沸揚揚的「通俄門」風波,讓在總統大選中給普京頗多讚詞的特朗普,對美俄峰會相當謹慎小心。
不過,不知道是俄羅斯「助選」讓特朗普心懷感激,還是特朗普二○一二年出席莫斯科環球小姐選舉期間就布下了廣泛的人脈關係,這個推遲了半年之久的高峰會,至少在見面的「時間」上,還是擦出了「火花」,兩人從原定的不到一小時的會談,延續了兩個多小時,特朗普甚至要將與英國首相的會面順延到第二天。外界當然無法再現兩人相見的整個過程和內容,但從雙方團隊披露的內容而言,雙方着重的並非是商討改變世界、讓全球共同體變得更加現實的良方,而是因着國內政治的考量,來撇清外界對特朗普和普京兩人「非正常關係」的質疑。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就表示,特朗普不止一次要求普京回答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之事,普京對此事表示否認。
其實,雙方在烏克蘭問題、朝鮮半島和伊朗核危機問題、由奧巴馬在大選期間引發的驅逐外交官風波等諸多議題上都沒有交集,最實際成果是在會談期間,美國和俄羅斯達成了敍利亞西南部的停火協議。可見,不管特朗普和普京如何「惺惺相惜」,在美國走向孤立主義的大前提下,雙方不可能有更多有效的戰略互動與合作。相反,在美國國內,因為CNN醜聞(報道特朗普團隊涉嫌通俄消息被揭未經審核)後短暫消停的「通俄門」風波,隨着特朗普兒子與俄羅斯女律師在大選中會面郵件曝光後死灰復燃,讓特朗普與普京更加難以攜手合作,在峰會中提及的美俄建立網絡安全小組提議,更讓特朗普碰了「滿頭包」,在短期內,美俄難以進入政治「蜜月期」。唯一可以期待的是,雙方在打擊伊斯蘭國組織上會互相配合。
中美關係再起風波
本來,特朗普在德州莊園招待習近平,讓美中關係出現了「小陽春」。理由無他,主要就是特朗普期待北京向平壤施壓,能夠一舉搞定朝鮮半島危機。誰知,金正恩不是省油的燈,他敢於跟中國軟硬糾纏,並繼續向美國耀武揚威,以至於在美國國慶節的時候試射彈道導彈成功,讓特朗普下不了台。為此,特朗普惱羞成怒,批評北京沒有盡力,讓逐漸加熱的美中關係出現了寒流。
在這次二十國峰會中,習近平和特朗普峰會沒有帶動起高潮,也沒有超出特朗普和普京峰會的媒體關注度。習近平和特朗普在高峰會的最後一天壓軸會談,結束後特朗普就打道回府。雙方團隊的重臣雖然參加了會談,但實際成果乏善足陳,主要精力仍然放在「朝鮮半島核危機問題」上,用美國官員的話來說是「商討共同對付朝鮮」。本來,美中經濟有很多的話題,美中軍事互信與合作也是重頭戲,因為這是管控在南海問題上防止中美擦槍走火的關鍵,但是,高峰會還是側重於平壤無休止的挑釁。這就預示,特朗普為了朝鮮而推遲在貿易問題上對中國的「發難」,這個時間表在二十國峰會後可能要調整。
對中南海而言,一方面要利用特朗普走回孤立主義來加速中國在世界格局中的能見度,一方面也要理順與白宮的關係,讓中美一觸即發的貿易戰軟着陸。因此,在整個峰會中,北京在氣候變化問題上願意承擔全球化領袖角色,但在中美雙邊關係上,仍然對特朗普「出軟招」,維持對話再對話的姿態,不挑釁特朗普,不回應他的推特,這是正確的做法。
總而言之,全球化是世界發展的方向,但務實的全球化和「政治正確」的全球化仍有距離,後者產生了希拉里之類的政客,使傳統政治崩解,給特朗普創造了上台的土壤。因此,要推動全球化發展,除了要扭轉孤立主義、保護主義的思潮,也要反省和擯棄只搞「政治正確」的全球化。二十國峰會機制既承繼了大國主導世界的傳統,又涵蓋了超越東西方分歧的寬容,是目前最有效的國際機制,仍然需要各方來維護。

(作者為本刊特約記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