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對華態度突變背後 (馬玲)

特朗普上台後,不理美國總統過往的政治顧忌,橫衝直撞,其剛愎自用、我行我素、不怕惹事,即使被說成偏執狂、精神病,也一往無前的風格,顯然意欲從另一個側面證明給世人看:說到做到,行動果斷。
可是,在中美關係的範疇,從他與蔡英文通電話並稱其為台灣總統,到致函習近平給中國人賀元宵節,最後與習近平通電話時說出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特朗普這種大幅度轉軚,內裏乾坤,引起世界廣泛猜測。
無疑,特朗普有着極大的抱負。最近看了一個有關他的視頻剪輯片段,原來,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特朗普就認為美國需要動個大手術。可見,特朗普大刀闊斧改革的心思由來已久,並非心血來潮。商人出身的他,認為美國着力推動的世界發展戰略和全球市場開放政策,不但沒有讓美國佔到便宜,反而吃了大虧:美國到處充當世界警察,消耗大量錢財,結果美國衰落了,別的國家佔了便宜。
特朗普曾一再明言,佔大便宜的國家就是中國。中美經貿摩擦,主要體現在貿易不平衡。兩國的貿易爭端存在已久,歷屆總統不外乎使用反傾銷、徵收懲罰性關稅、迫使人民幣升值等方法抗衡。而特朗普的想法是比任何一任總統都激烈:他在競選時表示,要提出中國操縱匯率,要對中國商品普遍徵收關稅。對此,中國也做了不少準備,儲備了一些反射美國的子彈。
如果中美之間開打貿易戰,誰勝誰負很難說,但兩敗俱傷是肯定的。中國需要大量的國外採購,中國有雄厚的出國旅遊人口,中國人在境外的購買力世界第一等,一旦貿易戰打起來,這些馬上就會變成中國報復的武器。

伊萬卡的中國「結」
雖然特朗普團隊裏至少有六位重量級人物反華言論,但特朗普十分信任的大女兒伊萬卡(Ivanka Trump),對華態度卻是溫和的。伊萬卡對父親的影響力有目共睹:特朗普哀悼犧牲的海豹突擊隊員時,伊萬卡陪伴;特朗普與訪美的日本首相安倍見面時,伊萬卡在座;特朗普會見科技巨頭時,伊萬卡參與;特朗普和加拿大總理會談時,伊萬卡出席。
特朗普的富翁老友巴瑞克透露:「伊萬卡從來不說場面話,每次都是『我愛你,父親,所以我給你這個意見,我希望你成功,所以你要聽一下我的看法。』」伊萬卡接受CNN採訪時曾說,「父親令人難以置信地尊重她的意見。」
特朗普在推特裏也證實了這一點。二月九日,他為女兒鳴不平時寫到:「她(伊萬卡)是個偉大的人─總是推動我去做正確的事。」
而伊萬卡和中國的「緣分」始於何時,眾說紛紜。有傳她與丈夫庫什納(Jared Corey Kushner)分手後能夠重歸於好,得益於鄧文迪邀請他們一同參加遊艇聚會;也有傳伊萬卡二月一日帶同五歲的女兒阿拉貝拉(Arabella)前往中國駐美大使館祝賀春節,也是鄧文迪從中促成的(不過後來中國駐美大使否認此說法)。
不管怎樣,伊萬卡和中國的「結」確實有不少:她把阿拉貝拉穿唐裝唱《新年好》的視頻放到網上;她曾在推特上記錄女兒學中文、吃中餐的點滴;她從二○一○年起一直給中國人拜年,流露出對中國的興趣。也許是受到會說中文的女兒影響,據說她也能說出動物園裏所有動物的中文名字。
伊萬卡的推特,曾記錄了伊萬卡珠寶店在中國開業時的喜悅,曬出過特朗普酒店討論拓展中國業務的照片,披露過專程到北京看畫展的經歷。
伊萬卡在一次專訪中透露,不會因為中美貿易逆差怪罪中國,而應該加強與中國的生意往來,向中國學習。她說:「房地產一直是我關注的焦點,特朗普集團也希望在中國開酒店。我去過中國很多次,在集團和電視節目上,我們有許多中國北京的雇員。」
另外,伊萬卡的丈夫庫什納也與中國淵源匪淺,尤其商界。庫什納與其弟弟及朋友共同創辦的一家融入科技概念的房地產投資公司Cadre,就獲得了中國首富馬雲的投資。
還有一點很重要,伊萬卡懂得「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這個中國諺語的意思。說不定,她目前的行為就是在踐行此理念。

中國獨有的「家庭外交」
美國彭博社分析指出,正當世界各國思考如何影響美國新政權之際,中國選擇繞過美國國務院等傳統外交渠道,與特朗普家族直接建立交情,以便減低中美爆發貿易戰或軍事衝突的風險。
此分析可謂「通曉中國」。看看,特朗普當政後,英國首相去了,日本首相去了,加拿大總理也去了,中國則按兵未動。
中國以靜觀動,這樣的水面平靜,不妨礙水底的暗波湧動。中國有許多古老的智慧,比如太極的以柔克剛,中醫的對症下藥,都可以用在外交上。這並非新鮮的事。在喬治.布殊當政之初,中國對布殊家族也使用過類似的外交策略。老布殊一九七四年被福特總統任命為美國駐北京聯絡處主任後,一直與中國領導人保持着良好的個人關係,這種關係對喬治.布殊後來對華改變態度起到作用。
為此,喬治.布殊任內擔任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事務高級主任的韋德甯說,伊萬卡出席春節活動,讓中國領導人非常滿意,這推進了中國與特朗普及其家人之間的個人交情。他預料,白宮和中南海之間今後的溝通會非常直接。
中國另闢蹊徑的「家庭外交」,顯然有直搗核心的作用,因為「拿下了」特朗普器重並信任的大女兒伊萬卡,也就「拿下了」總統特朗普。所以,這次特朗普的突然轉軚,相信「家庭外交」功不可沒。

中國難以迴避的「三大陷阱」
與美國角力,中國勝算幾何,尚不好說,畢竟中美在不少方面差距還大。
當前,擺在中國面前的挑戰和考驗相當多,其中最困擾的莫過於三大陷阱:「中等收入陷阱」、「修昔底德陷阱」、「塔西佗陷阱」,而最困擾的是,眼下這三個陷阱同時並存。
「中等收入陷阱」,是指一個國家的人均收入達到中等水平後,由於不能順利實現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導致經濟增長動力不足,最終出現經濟停滯的一種狀態。
「修昔底德陷阱」,是指一個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的大國,而現存大國必然會消弭這種威脅,如此一來戰爭就變得不可避免。
 「塔西佗陷阱」,是指政府部門失去公信力時,無論政府說真話還是假話,做好事還是做壞事,都會被民眾認為是說假話和做壞事。
以上三個陷阱,習近平都曾經提到過,可見此等問題的嚴峻與壓力。
從「中等收入陷阱」看,美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發達國家,中國是最大的發展中國家,美國人均收人 五萬五千美元左右,中國人均收入八千美元左右。美國人口三億二千萬,中國人口十四億。從比較中便能看出:美國多收入,中國多人口。美國人口僅是中國的四分之一,中國龐大的貧困人口拖累了人均收入,而且中國經濟近年一直放緩,會不會掉到陷阱裏,一直是個懸念。
從「修昔底德陷阱」看,中國不願挑戰現有大國引發戰爭,不過中國卻越來越積極去做防禦準備。自從二○一○年中國經濟總量超過日本位居世界老二之後,不但成了世界老大美國的眼中釘,而且被國際社會誤認為是綜合國力的「老二」。這些年,中國被「老大」擠壓,被「老三」、「老四」甚至「老八十」找茬的夾板氣沒有少受,但最後會不會遭遇戰爭,眼下誰也無法預測。
美國軍方一些人不願意看到南海局勢平穩,早前他們釋放出中美兩軍飛機「非故意接近」,本月十二日美國《海軍時報》又獨家報道,「美國海軍正在醞釀對中國的南海主張進行新挑戰」。美國防官員稱,由於中國在南海填海造礁並強化軍事存在,美打算增加在這些島礁附近海域的戰艦巡航力度。
甚至還有美前國防高官宣稱,美國或對特朗普發動「軍事政變」,政變至少表現為軍隊高官不聽特朗普這個總司令的指揮。所以說「修昔底德陷阱」就在路上,只是還不知道埋在哪裏。
從「塔西佗陷阱」看,中國確實存在政府公信力危機,這個問題相信每個生活在中國的公民都十分清楚並深有感觸,因而本文不在此贅述。
這三個陷阱都威脅中國的走向和崛起,只要一腳踏入某個陷阱,可能就會難以拔出,使得整個身體陷入僵局。

中美角力下的中國優勢
儘管中國人均收入遠低於美國,但中國富裕人口的數字卻不斷增長。十四億人裏,中產以上的人口基本涵蓋美國的總人口,即中國人均收人達到五萬五千美元的人口基本上不少於美國。看看中國現在大批出國旅遊和到處「買買買」的人群,不僅攪動了世界,而且也成了中國反報復的大棒,「你制裁我?那我就減少去你國旅遊的人數」。這個大棒一舉,對方國往往經受不住這種打擊而不得不服軟。這時候,中國的人口優勢就大大體現了出來。
雖然中國對美國等的外貿出口在下降,但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貿易正在增長。中國對印度、俄羅斯、巴基斯坦、波蘭、孟加拉等國進出口分別增長百分之四點一、百分之八點七、百分之七點二、百分之九點六和百分之九點二。
現在還有一個奇妙的現實:美國的經濟在復甦,但國際影響力卻在下降;中國的經濟在減速,國際影響力則在上升。特朗普的「美國第一」,讓美國把許多視線收回國內;中國的「走出去」,讓中國把發展眼光放到世界。一個收縮,一個擴展,這種趨勢似乎暗合了「風水輪流轉」的規律。
上帝也在幫助中國,曾經嚴重威脅中國的三塊絆腳石:南海仲裁案因菲律賓換總統而緩和下來;反對中國加入的TPP,因美國換總統被撤銷了;韓國準備部署的薩德導彈系統,因領先總統大選的文在寅反對部署薩德,所以若他當選有可能薩德問題將迎刃而解。

越是往上攀爬 越要格外清醒
克林頓時期,中美之間叫夥伴關係;奧巴馬時期,中美之間叫新型大國關係;日前特朗普致函習近平,表示期待與中國開展建設性的合作。中美之間過去多次使用過「建設性」,特朗普提到這三個字,說明中美之間還不能撕破臉。
最近,朝鮮又發射導彈,又是涉嫌刺殺金正恩的同父異母長兄金正男,這種瘋狂行為不僅給美國及其盟友韓國、日本帶來威脅,也給中國的崛起與穩定帶來有害的不確定因素。朝鮮這個瘤子簡直讓中國芒刺在背,痛苦不堪但又騎虎難下。
當前,國際形勢複雜多變,中美這對「老大老二」雖然使勁掰腕子角力,但面對一系列事關彼此安危的威脅,合作也是必不可少。
中美關係走到今天,已經不僅是如何維繫兩國關係的問題,業已競爭到如何確定世界秩序的層面。特朗普與日前到訪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會談後,發表了「聯合聲明」,其中說到「美國致力於使用包括常規武器和核武器在內的全部軍事實力保衛日本」。「核武器」的用字很扎眼,同時也提醒了中國,正在想盡一切辦法全方位討好美國的日本,對中國干擾阻礙的作用不容小覷。除了地緣政治與安全環境,特朗普政府一月底公布了一份總投入達一萬億美元的重建美國基礎設施清單,可以想見屆時中日之間爭奪項目的廝殺。
當下,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弗林與俄羅斯駐美大使通電話被情報部門監聽到後,特朗普政府被搞得焦頭爛額。俄羅斯成為美國政壇的眼中釘,等於從另一個側面減緩了美國對中國的打壓,中國應抓住這個時機營造有利於自己的環境。
總而言之,中國正奮力朝着崛起的目標攀爬,越是攀得高,越要格外清醒。同時,中國自身的改革亦必不可少,只有如此才有可能具備足夠能量與美國角力。

(作者為本刊特約主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