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給中國崛起開綠燈? (丁 果)

本來,國際媒體還在看笑話,謂「推特狂」特朗普在中國碰到習近平的「防火牆長城」,會否就此抓狂?誰知,特朗普在北京的兩天活動,竟然發出好幾個推特,無一不是感謝東道主的盛情款待,他跟第一夫人永遠銘記,甚至用了以往罕見的表情符號。狂躁的特朗普在北京變成了溫順的「老爺爺」,這讓西方一貫反對特朗普的媒體很吃醋。《紐約時報》和《時代》周刊紛紛打出大標題,謂「中國贏了」。這也難怪特朗普,雖然是不到兩天的實質活動,但卻受到了北京「帝王式」的超高規格接待,訪故宮,進中南海,在乾隆皇帝的辦公處舉行高峰會,這樣的奢華,根本不是特朗普接待習近平的私家海湖莊園可以比擬,也不是之前訪日時見到天皇的簡樸皇居可以相提並論。不僅如此,更令人瞠目結舌的是,在如此短暫的國事訪問中,特朗普竟然收獲了二千五百三十五億美元的商業合同,開創了國家元首出國訪問贏得商業合同規模的歷史記錄,被中方稱為是「奇跡」。

「帝王」待遇
特朗普上台後,在美國遭遇了無日無之的抗議,媒體的圍剿更是家常便飯,「通俄門」調查更讓他面臨可能被彈劾。不僅如此,由於他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向盟國逼討軍事保護費,在經貿上要求公平,以至於他到歐洲盟國訪問的時候,不是跟他國領袖有語言對話上的衝撞,就是遭遇大規模的抗議,以至於他這個被稱為「世界上最有權力」的男人,而且又是一個如此自戀的商人,感到無比的委屈和彆扭。甚至在白宮內部,隨着凱利將軍擔任幕僚長,進行了「軍事化」的整頓,無形中又削了特朗普的權力。
但是,特朗普的亞洲行,讓他嘗到了在美國和歐洲完全嘗不到的權力滋味,也獲得了他沒有經歷過的外交成功。在某種程度上說,亞洲五國、尤其是中國,「挽救」了特朗普的聲望和執政效率。他在日韓等盟國的美軍基地上的講話,也可以窺視出他對戰後美國在亞洲的地位、尤其是軍事地位,有了更加深刻和真實的體會。
特朗普十一月八日從韓國進入北京,並立刻展開故宮的「朝拜」活動。這與前任美國總統奧巴馬二○○九年十一月十五日首訪中國相距正好八年。當年,奧巴馬開創了美國總統上任後一年內訪問中國的歷史,而以「逢奧必反」著稱的特朗普,在對華首訪的時間上,卻「蕭規曹隨」,延續了一年內就實現訪華的新傳統,顯然,不管是民主黨的奧巴馬,還是共和黨的特朗普,都已經體認到對華外交已經成為美國雙邊外交的重頭戲。當然,與奧巴馬首訪中國截然不同的是,特朗普面臨的中國領導核心,已經不是當年採取「韜光養晦」政策的胡錦濤,而是在中共「十九大」後握有可與當年毛澤東集權相比肩的習近平,且中國的外交路線已經從「韜光養晦」走向「奮發有為」的大國夢外交。同樣,與有諾貝爾和平獎光環的「鴿派」奧巴馬不同,強調「美國優先」的特朗普被劃為「鷹派」總統,因此,特朗普的中國之行,成為他此次十二天亞洲五國行的重中之重,他與習近平的「強強較量」,也成為國際媒體關注的焦點。
從整體行程安排來看,北京對特朗普的接待規格,不但超過奧巴馬的首訪,也超過了奧巴馬二○一四年走訪北京時習近平安排的「瀛台夜話」。
由上所述,亞洲各國雖然反對特朗普的貿易保護主義,但在對待特朗普的「外交」定位上,與歐洲截然不同。

特朗普五國行「劍指中國」?
雖然中國高規格接待特朗普,也給出了二千五百三十五億美元的「天價訂單」,但這仍然改變不了美國要防止中國成為世界超強的既定戰略。素來喜歡呆在特朗普大廈的特朗普,這次是他就任總統後,外訪時間最長、離家距離最遠的一次訪問。以七十一歲的高齡走訪亞洲十二天,風塵僕僕跑日韓中越菲等五個亞太國家,參加在越南舉行的亞太首腦峰會,其戰略目標的中心點乃是中國,其餘都是為制衡中國崛起、防止中國取代美國成為亞洲老大所做的外圍工作。
特朗普選擇首站停留日本,而且故意安排女兒只訪問日本而不陪同訪華就是一個明顯的動作。伊萬卡在東京時高調亮相,穿和服與安倍共進晚餐,但卻在訪華中讓丈夫庫什納形單影隻。此外,在訪日期間,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鞍前馬後「伺候」伊萬卡、特朗普父女,從基地外交到漢堡包外交、高球外交,表演一齣「兄弟情深」的景象。就安倍來說,要營造美國在東亞依賴日本的氛圍,但特朗普則知道這是政治作秀,目的是提升對中國討價還價的籌碼,這從特朗普在與安倍的共同記者招待會上脫稿演出,半開玩笑謂美國經濟好過日本,日本只能是「千年老二」,好不過美國,就可看出特朗普此行目標不在安倍,而在習近平。事實上,朝日新聞等日本媒體都承認,不管安倍如何搏命演出,在經貿問題上,日本沒有任何牌,絕對不是中國的對手。
國際輿論關注特朗普訪華有三個層面,一個就是朝鮮核危機。金正恩不顧特朗普警告,正在準備可以核打擊美國本土的遠程彈道導彈的試驗,再不遏制,將為時太晚。第二個是針對中國對美貿易的巨額順差,找到解決貿易不平衡的問題,特朗普將這個議題視為是找回美國工作機會的唯一途徑。三是特朗普在否定奧巴馬時期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和亞太再平衡戰略之後,將提出新的亞太戰略,從而維持美國在這個區域的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等的霸權。
最明顯的顯然是所謂新的亞太戰略,那就是正在被各方津津樂道的「印太戰略」藍圖。在訪日第二天,即十一月六日,特朗普在與安倍的會談中,提出要與日本等盟國合作,實現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戰略構想。特朗普之所以在東京正式提出這個新戰略,有兩個原因:一是給安倍一點「知識產權」費用,因為這是從安倍「聯印制中」的外交策略上借鑑來的「新思維」;二是說給北京聽的。因為自從宣布退出全球化運動的領導角色,特朗普堅守「美國第一」的原則,對美國的全球戰略和區域戰略都相當漠視,對歐盟、甚至《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也持坐視其崩解的態度。但是,特朗普作為生意人,深知要讓中國這樣的大國配合他的政策,必須要有「壓力策略」,這個只處於藍圖期的印太戰略,既滿足國際輿論和美國內部要求白宮有「新亞洲戰略」的期待,又可以對付習近平強力推動的「一帶一路」全球戰略(兩者在涵蓋的區域上有重合)。這個印太戰略的軍事目標,顯然是要形成以夏威夷─澳洲─日本─印度為連接的弧形包圍,不讓中國走出第一島鏈。

習近平軟性突圍
《紐約時報》在特朗普登陸北京那天(八日)發表評論,標題就是「特朗普將全球領導權讓給中國」,有的媒體更對比習近平和特朗普權力孰大,認為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後權力登上頂峰,但特朗普在美國的權力日漸弱化,在全球也缺乏領導風範。不過,北京並沒有被這些廉價的「捧殺」迷惑住,而是採用「以柔克剛」的軟實力,用可以讓特朗普即刻受惠的經濟手段來穩住他,讓中美關係更趨穩定。
習近平在特朗普上台後,就開始建立跟他的私人關係。通過多次的面對面高峰會和電話溝通,雙方建立了不會「擦槍走火」的信任關係,以至於特朗普說出了習主席是他最為尊重的大國領袖。不僅如此,北京也把特朗普拿來的外孫女講中文的視頻廣泛傳播,把她打造成為中美關係的「新明星」,讓「外公」特朗普高興,並以此軟化中美國民之間的緊張情緒。
此外,北京看到,由於日本經濟衰落,安倍除了哀求特朗普不要在經貿上對日本逼得太緊,根本無法在經貿力量上給特朗普輸送實惠。相反中國可以動用數以千億計的經貿紅利,讓特朗普虛化印太戰略,並解除中國推動「一帶一路」全球戰略的對抗。為此,在特朗普來京前,北京已經整理好之前汪洋副總理領銜與美國談判的「百日計劃」清單,並結合特朗普帶來的四十多家大企業和近三十位大公司執行官,開出了二千五百億美元的大單子。
至於在朝鮮核危機方面,北京也在特朗普到京前,強化執行聯合國制裁案的力度,並考慮到特朗普在國內政治環境惡化、甚至被彈劾的時候會鋌而走險對平壤動手,故而要想盡辦法延緩特朗普對朝軍事動武的「戰略忍耐期」,最好的辦法就是說服白宮,繼續以經濟制裁為主要施壓手段,逼迫金正恩走上談判桌。
北京就是用上述「三管齊下」的軟實力手段,讓特朗普在這次訪華中滿載而歸,巧妙地達成了雙贏的局面。特朗普在亞洲之行中嘗到了「世界領袖」的滋味,並對「中國模式」有了全新的認知。
(作者為本刊特約記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