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能讀懂習近平的「新時代思想」? (曹景行)

離開中國近五十天,繞南北美洲兜了一大圈回到上海,中共「十九大」已經開過,正遇上美國總統特朗普到訪北京的時候。從電視新聞中看習近平同特朗普在故宮寶蘊樓前握手的畫面,感到這一時刻或許會同一九七一年美國總統尼克遜訪問中國的「破冰之旅」一樣,因改變世界而被記入史冊,只是具有很不一樣的含義。當年美國的實力不知比中國強大多少倍,而今天特朗普卻不得不承認中國是旗鼓相當的對手;甚至,當年以秘密外交打開北京大門的基辛格博士,今天已開始擔心「許多中國人也許認為美國這個超級大國已經盛時不再」。
中國太大太複雜又變化太快,海外人士要了解中國、看懂中國越來越難。這次「十九大」期間,筆者收看FOX、MSNBC等不同立場的美國新聞頻道,報道最多的還是好萊塢製片人的性醜聞和國會關於稅制改革的爭吵,仍然極少涉及中國的新聞。《紐約時報》等美國大報以及英國BBC國際新聞頻道算是比較重視「十九大」,BBC還實況轉播了幾分鐘開幕式,也請了專家做分析評論,但主要關注點還是放在習近平如何進一步集中權力提升地位,並預估新政治局常委中五年後無人可以接班。至於習近平三萬字長的報告,西方媒體最受觸動、甚至有點恐懼感的大概就是中國「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這一句。
究竟,作為「十九大」核心內容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有什麼特別的意思,海外分析人士往往只能顧左右而言他了。確實,「十九大」習近平的報告加上修改中共《黨章》等內容,能夠看完就不容易,何況真的看懂。但如果特朗普來到北京同習近平握手時,對中共「十九大」和習的「新時代思想」沒有起碼的了解,如何能明白對手的真實想法?又如何明白習近平把自己直接從機場請到紫禁城,決不是只是參觀看戲聊天那麼簡單吧。

新班子具備全球化視野
記得去年此時在美國採訪報道大選,到處可以看到特朗普的競選口號「讓美國重新偉大」,同習近平的「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頗有幾分相似。「十九大」提出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出發點,是確認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實際上要解決的也是世界上主要國家普遍希望解決的最重大課題,包括美國在內。作為「十九大」後首位到訪北京的大國元首,特朗普應該有機會實際感受習近平「新時代思想」在外交領域的體現。
在北京,習近平用精心設計的「國事訪問+」超規格接待,向特朗普顯示了一個既有古老文明傳承又正高速發展的中國,一定讓首次到訪的貴賓印象極為深刻;特朗普結束訪問後飛往越南,居然把第一夫人梅拉尼婭留在北京爬長城、看熊貓,就是一個很有趣的安排。但在「十九大」報告中,習近平又特別強調「我國仍處於並長期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國情沒有變,我國是世界最大發展中國家的國際地位沒有變」,繼承了鄧小平以來的現實主義對內對外判斷,清醒而理智。
儘管近些年中國官方和民間輿論中都曾冒出不少極左排外聲音,更有一些高度自我膨脹的無知言論已近於知識混亂、態度囂張,但看來並沒有對「十九大」的方向和中南海高層決策產生明顯的影響。據筆者過去一二十年採訪中得到的感覺,「十九大」進入中共政治局常委班子的新人如栗戰書、王滬寧等幾位,應該對世界現實和國際遊戲規則有更多的了解,更具備全球化的視野。

是戰略,還是策略權宜?
習近平在「十九大」所作的上述判斷也表明,即使再過十年中國GDP的統計數字可能接近甚至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中國總體實力距離發達國家仍然有相當距離,仍然不會挑戰美國世界唯一超級大國的地位。這樣說不只是要讓美國和世界各國安心,而是基於對世界大局實事求是的認知,「實現中國夢離不開和平的國際環境和穩定的國際秩序」。北大一位研究美國問題的專家就指出,中國與美國合作是戰略而不是策略權宜之計。
而此時此刻中國對美國伸出和好與合作之手,恰恰是特朗普所需要的;他就任大半年來在對華政策上的變化令許多人大跌眼鏡,卻也顯示出他的現實主義商人風格,較少受到傳統「冷戰」思維的束縛。他以「讓美國重新偉大」為口號當選總統,針對了美國實實在在的衰落。美國仍然是當今世界最強大的國家,但要繼續支撐二戰後多少年間搭建起來的龐大架構和內外體系,卻越來越有力不從心、內裏被淘空的感覺。特朗普是美國政治中少有的「黑馬」,他當選本身就反映了美國內部深刻的利益分化。習近平講到中國當今主要矛盾的「不平衡不充分」,也正是特朗普在美國所面對的。
筆者九月下旬到美國加州南端的聖達戈訪友,居然遇上當地甲型肝炎大爆發,不僅醫院爆滿、疫苗告罄,還死了一二十人。同樣不可思議的是,前不久接連幾個颶風吹襲美國屬地波多黎各和南部德克薩斯等州沿海地區,加州北部森林大火危及著名納帕葡萄酒產地十萬居民,都暴露出那些地方抗災、救災能力欠缺多多,已有點第三世界的味道。剛過去的十月,月初西部賭城拉斯維加斯發生死傷數百人的槍擊案,月尾東部紐約市街頭發生萬聖節卡車撞人的恐怖襲擊,都加深了民眾的不安全感,槍支氾濫、毒品氾濫成為美國社會的兩大公害。
特朗普要重現美國盛世、維持美國超級大國地位,國內的最大阻力來自社會利益分裂以及政黨對立的不斷加深,國外則因為國際衝突熱點有增無減令美國難以收縮海外布局,難以集中力量和資源來解決國內難題。同本世紀的前兩任總統相比,特朗普當政後更快地認識到美國不可能再把中國視作主要對手,反而在維護美國利益的時候需要中國的合作。特朗普這次在北京就對習近平當面表示:「我們是很投緣的。我認為我們會為中國、為美國做出一些非常偉大的事情──還要解決世界的問題,包括一些非常危險、涉及安全的問題。我相信今後所有的問題我們都可以解決,大概全部都可以解決。」
如果同中國一樣,特朗普的上述表述是戰略性的,而不是策略、權宜或姿態,世界真有可能得到改變。首先是中美關係中的「冷戰思維」進一步消退,不僅會影響到未來美國的對華政策調整,更是對中國近年來盛行的種種陰謀論全面消毒,清除中國方面未來可能因判斷失誤導致中美開戰的輿論和思想基礎,讓那些口頭天天不離打打殺殺的老少「蠢貨」鳥獸散。其次中美的進一步合作與利益融合,不僅可以防止中美再起重大衝突,而且能繼續推動中國保持現實主義、擴大對外開放。過去三十多年的歷史表明,中國內部不管遇到什麼問題和風浪,只要不對外重新關上大門,就有希望。

誰能解決「不平衡不充分」問題
穩住了美國,中國就能延續十分難得的「戰略機遇期」,以目前的勢頭再發展十多二十年,中國從世界大國進入世界強國之列,絕非空話。美國輿論近期對特朗普到訪北京的種種批評,無非就是擔心中國會變得更加強大,美國就此失去世界事務的領導權。實際上中國很有自知之明,對美關係(以及處理其他國際事務)首先是要維護自己的利益,而不是要爭奪什麼領導權,尤其不會自不量力,像美國那樣到處去插上一手,背上越來越多包袱。
但是隨着中國的發展和實力增強,國際影響力必然同步上升。美國更應該擔心的倒不是中美間實力的此消彼長,而是西方資本主義同中國式社會主義兩種模式的比賽,看誰最終能夠解決自己的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誰能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而心滿意足,誰能對世界其他國家(尤其是不發達國家)更有吸引力。從習近平的中共「十九大」報告來看,如果在他和中共領導下中國能夠實現全面小康和民族復興,也就體現了中國發展模式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二十一世紀中國的馬克思主義一定能夠展現出更強大、更有說服力的真理力量」。
特朗普到訪北京之時,正是蘇俄「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百周年的日子。列寧斯大林弄出來的蘇聯模式已經徹底崩潰,但馬克思主義的轉型卻還在中國延續;所謂的習近平「新時代思想」,就是要把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路子最終走通。究竟是特朗普能夠挽救美國式的資本主義,還是習近平能夠實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才是他們二人故宮前握手背後關係世界命運的歷史性重大較量。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