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悼念何方

九月下旬,收到杜明明微信傳來一批照片,只見三位老人家開懷地對着鏡頭,他們是何方、杜導正和李銳。當時沒有細想來龍去脈,甚至忘了回覆杜明明一個「讚」。十天之後的十月三日,驚聞何方逝世的消息,立即想到這一批照片,拿出手機細看,最精神抖摟的一個,是何方。
享年九十五歲的何方,是少有的真正中共黨史研究專家。
從杜明明的悼念文章,知道這是何方執意安排的「三老聚會」。「三老」席間編排了接下來的請客順序,豈料這已是唯一和最後一次了。杜明明描寫聚會的細節,亦補遺了二○一六年何方被中國社會科學院扣了三頂帽子,何方知道後在《炎黃春秋》社委會上公開此事,大家一同分析形勢的一段往事,這都是從未公開的第一手資料。
丁東和邢小群寫他們跟何方的交往,邢小群跟何方做了二十多次口述歷史,丁東近年也跟他在《炎黃春秋》共事,多有接觸。
《黨史筆記》是何方等身著作,這本書如何誕生?三聯書店前總編輯李昕先生特別撰文,追憶《黨史筆記》出版的點滴,也有許多從未曝光的珍貴史料。
--編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