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的罪證,今日的文物:丁酉之難倖存者的回憶 (胡顯中)

前幾年,結交了一位吉林大學校友。當年他曾經聆聽了一個重要人物的演講,經過了六十年的風風雨雨,仍然極有耐心地保存着這份講稿。不久前,他把這份講稿複印件送給我。打開一看,令我驚訝不已。這件「禮物」把我的思緒帶回到六十年前那些暴風驟雨、驚心動魄的日子,那個徹底改變我人生道路和生命軌跡的年代,那段令我刻骨銘心、終生難忘的歲月。

被收藏了六十年的舊文件
他給我的「禮物」是一九五七年七月十日由東北人民大學(吉林大學前身)校刊編輯室所編印的文字稿。題目是《讓我們在階級鬥爭的風暴中受洗禮》,副標題為:范政同志向本校全體同學所作的報告。
「范政同志」何許人也?時任長春市委宣傳部部長。他受吉大團委書記張德中的邀請,向吉林大學兩千多名師生做反右派鬥爭的總結報告。當其時也,范部長在台上口若懸河、談笑風生、妙語連珠。我在台下卻如坐針氈、無地自容,恨不得地下出現一條裂縫,讓我鑽進去躲避才好。
為什麼?不僅因為我已被全校師生大會批判過多次,是鐵定的「極右分子」,過街老鼠。更為難堪的是:這位范部長在報告中多次提到我的名字。當然,不是表揚,而是嚴厲的批判。
在這份文件的第二部分「資產階級右派分子是如何向黨、向人民進攻的?」其中第六頁有如下文字:「還有一個胡顯中……」、「胡顯中著《縱論國是,兼評鳴放》一文,並有舊體詞大字報數張問世。還替胡風大喊冤。」在該文件的最後部分再次提到我的名字:「李守恆、胡顯中……你們也應該總結一下,接受些教訓。記住:苦海無邊,回頭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