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賀新年康樂 (卷首語:潘耀明)

  自信是生命的力量。如果皺紋遲早要出現在額頭上,那麼要設法,千萬別讓它印在心坎裏。①

  新年,每個人都有一個願望。香港人恭賀新禧,第一句話是「恭喜發財」,然後才是「身體健康」。很多人認為,發財是人生的第一要素,比健康更重要。

  對於童年在窮山區度過的人,我也有相同的願望。甚至認為,山區人的貧困、在飢餓線上掙扎的人,錢是頂頂重要的。今天,那種極度貧困的狀態,已逐漸離開了中國人。這是時代的進步,人們的生活比過去改善了。

  我在想,人類社會發展到今天,錢還是人生中第一個要素嗎?也許很多人對這一個問題,還是很困惑的。在商品社會,錢的重要性似乎沒有減少,還在增強。沒有錢,可謂寸步難行啊!

  有一個很簡單的道理,如果錢與健康,您的選擇只有一項,那你會選擇哪一項?答案是不言而喻的。錢是人掙的,沒有健康,錢對一個垂死的人還有什麼用?!

  最近去了一趟北京,特別探望了年屆一百零六歲的的語言大師周有光先生。原來約定與他敍晤半句鐘,後來竟然暢談近兩個小時。一百零六歲的人,在一般的人眼中是怎麼一個概念呢,不是臥病牀上等待死神的蒞臨,就是躺在輪椅上過着「飯來開口、衣來伸手」的生活。

  以上情況,並沒有發生在周有光身上。他身體健康、頭腦敏捷、行動伶俐。

  他坐在一個侷促書房的小書桌前,侃侃而談他怎樣從一個學經濟的專家,變成一個語言專家。最近,年屆高齡的他,還在關心中東局勢,還為《炎黃春秋》雜誌寫了長篇文章。他說,「阿拉伯之春」不是突發的事件,是由體制內一點點發酵而催化的,政權腐化,人們求變心態愈益強烈,終於有一天會爆發出來的。

  多麼睿智的見解。這是出自一個一百零六歲老人的論見。

  周有光住在一幢老舊唐樓的三樓,沒有電梯。北京舊唐樓樓頂很高,通向三樓的石級少說也有一百多級。我們徒步登上他三樓的家,已氣喘咻咻、雙腿發痠。他說,沒電梯很好,他可以爬樓梯,鍛煉身體。

  除了身體健康,我看到他健康的心態——自信、豁達。他每天都在爬樓梯,每天都在寫文章——他用一台日製的打字機打字,他關心教育事業、國家大事。他的健康,是建基於辛勤的耕耘和心靈上的充實。

  另一個健康的例子,是由新加坡的文友告訴我的:新加坡有一位叫許哲的義工,原是香港人,因戰亂失學,五十五歲才修讀完英國倫敦學院八年護士課程。為了照顧高齡的母親,移居馬來西亞,後在新加坡創辦了第一所養老病院,義務收容二百多位貧病老人。這一年,她六十七歲。她原出生於汕頭貧農家庭,自幼沒念過什麼書,她決心從零開始,自學中文。這一年剛好一百歲。去年八月,她特地從新加坡跑來香港──這個她的原居地,為長者提供免費血壓檢查及派發奶粉。這一年她一百一十三歲。② 她自稱沒有宗教信仰,她認為愛就是信仰,良心就是宗教,她「只是一個會掃地、喜歡做工的平凡女人」。一個人平平凡凡地過活,卻有不平凡的人生。

  生命如湲湲潺潺的溪流,在於動。上述所舉兩個老人,不僅僅是動,而且是靈動。那是除了健康身體外,還有心靈上精神上的飽滿、豐盈,那才是一個真正的健康人生。

  他們是與時俱進的人,對一個國家、文化事業也是一樣。如果缺乏自信心,不自我的充實、超越、更新、提升,是很難逾越衰老期、腐朽期的。

  剛度過四十五周歲、邁進四十六歲、華人社會壽命最長的文化雜誌——《明報月刊》,也以嶄新的面貌展現在讀者面前。

  恭賀讀者、作者新年康樂、進步!

  注:

  ① 托爾斯泰:《人與人類》,《三千年世界名言大辭典》,漢語大詞典出版社,一九九五年九月

  ② 許哲於二○一一年十二月十五日於新加坡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