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立於時代文化的尖峰 高行健獲「雄獅獎」的前前後後 (石 峻)

世界尊重中華文化

  高行健於二○○○年榮獲諾貝爾文學獎,「破天荒」地為中國文學、為漢語寫作贏得空前巨大的榮譽。由於諾貝爾獎的效應,他的作品迅速譯成三十多種語言文字,發行全世界,使負載中國文化精神、中國當代情思的中國小說戲劇傳遍地球的每個角落。這是方塊字寫作的一次空前規模的歷史性語言轉換。隨着高行健的名字,中國當代的小說、戲劇進入了過去未曾走進的國度與地區。就以戲劇而言,他的戲,不僅在歐洲、北美(美國和加拿大)、亞洲、澳洲頻頻上演,而且進入非洲的多哥、貝寧、突尼斯。還有一項人們意想不到的成就,或許也是諾貝爾文學獎的效應,他的水墨畫大放光彩。

  在新世紀,他的畫在世界各地頻頻展出,參展許多國際博覽會,諸如巴黎當代藝術博覽會,羅浮宮巴黎藝術大展,比利時布魯塞爾國際當代藝術博覽會,瑞士蘇黎世國際藝術大展等。此外,他還在歐洲、亞洲、美國的許多博物館和美術館舉行「個展」。迄今為止,其舉行個人展已超過五十次,最近一次是在瑞士的伯爾尼的國立美術館。該館館長稱讚高行健的繪畫獨立於當代藝術那種否定傳統、熱中顛覆的潮流之外,與此潮流相反,無論就東方藝術還是就西方藝術而言,都是在傳統根基上的一種創新。在近年的繪畫創作中,他特別嘗試在畫布(不是宣紙)上作水墨畫實驗,嘗試作大型水墨畫。自從二○○○年獲諾獎後,由於身體欠佳,不宜多寫作,他反而在水墨畫上下功夫,並贏得意想不到的大收穫。此次「雄獅獎」在給他的讚辭中稱他為「全才藝術家」,不僅讚揚他文學上的成功,也讚揚他繪畫上的成功,可見他的繪畫已產生巨大的影響。

  紐約公共圖書館是一個具有百年歷史的大圖畫館,並且是一個研究性的圖書館。每一年度,它都用普世眼光和嚴格標準挑選「最能充實館內藏書品質,充分表達知識之美」的傑出作家、科學家和社會活動家,也就是當代人類的精英,頒授「雄獅獎」。今年所選擇的五位,其中有四位都曾獲得諾貝爾獎。二○○六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土耳其作家帕穆克是其中一位。另外三位是﹕美國家喻戶曉、影響最大的黑人女性電視節目主持人溫弗里(Oprah Winfrey)、一九八六年諾貝爾和平獎獲獎者、美國作家維塞爾(Elie Wiesel),和一九六二年諾貝爾醫學獎獲獎者沃森(James D. Watson)。

  「雄獅獎」頒獎禮,主辦單位邀請冬妮.莫里森(一九九三年榮獲諾貝爾文學獎的美國黑人女作家)作為儀式主持人,還邀請了美國各界社會名流五百餘人出席頒獎儀式,從而構成二○○六年大型國際文化盛事。「雄獅獎」的組織者自始至終對高行健格外尊重,稱他為「我們時代最重要的作家之一」,不僅把高行健放在獲獎名單上的第一位,而且在五位獲獎者合照的莊嚴作為中,讓高行健位於中心的位置上。面對照片,我們會自然地看到某種象徵意義,感到漢語寫作、華文文學和中國文化已進入世界關注的中心位置,中華民族的優秀兒女已站立在時代文化的尖峰上。

  由於高行健的作品仍然不能進入他的故國,因此,大陸內外對高行健的了解落差很大。就在高行健紐約領獎時,美國專門出版世界性文學經典名著的Easton Press出版社出版了《靈山》羊皮燙金的豪華珍藏版,列入該出版社的「現代經典」叢書。此書裝幀異常典雅,也意味着世界有識者對典型中國文學作品的珍惜和永恆性肯定。在此之前,澳洲哈普柯林出版社繼法譯本之後出版了高行健的英譯本《文學的理由》論文集(中文本由本社出版),並立即獲得澳洲報刊極高的評價,美國耶魯大學出版社也即將出版此書。這也應視為人類社會的「珍惜」。

大江健三郎盛讚高氏

  在此之前,二○○三年,高行健和前美國總統克林頓及愛爾蘭總理埃亨共同獲得美國終身成就學院頒發的「領袖金盤獎」,在都柏林的頒獎典禮上,克林頓熱情地對高行健說﹕「你的《靈山》屬於全人類,你在獲諾貝爾獎儀式上的演說,是我讀到的最好的演說之一。」這種熱烈肯定高行健的故事很多。我們也完全可以把它視為對中華文化的一種尊重與敬意。這裏還應特別提起的是,就在高行健赴紐約領獎前的一星期,法國南方普羅旺斯圖書節舉辦了高行健和日本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江健三郎的對話。此次以「邊緣作家」為專題的對談,聽眾反映非常熱烈,盛況空前,成為圖書節的高潮。在對談中,大江健三郎熱情率真地盛讚《靈山》與《八月雪》。兩位東方文學巨子的對談稿正在整理,其中文版高行健已答應由本刊獨家刊載。高行健從紐約返回歐洲後,立即應邀訪問瑞士,並在瑞士最古老的巴塞爾大學(尼采曾在該校任教)進行一場關於他自己的文學與藝術的講座,演講場地座無虛席,晚來者甚至席地而坐或站立過道上,盛況空前,聽眾反應極為熱烈。我們相信,人類社會所歡迎所喜愛的全才作家藝術家高行健,也會被他的故國故土所認識,他把母語(漢語)的魅力推到全世界面前的功勳,一定會被他的同胞和後世知音所銘記。

  高行健是本刊的積極支持者。在去年本刊紀念創刊四十周年的活動中,他特別作了水墨畫相贈(見本刊二○○六年一月號)。在慶祝會上,凡親眼目睹此畫的朋友,都激賞不已。今年三月德國專門收藏現代藝術的著名的魯德維克博物館(Ludwig Museum)將舉辦他的個人大型繪畫回顧展,並計劃在德語國家美術館巡迴展出。我們祝他獲得更大的成功。我們還希望通過「雄獅獎」的啟迪,華文世界能更多更深地研究高行健。我們得知,就在聖誕節來臨前夕,意大利戲劇創作國際中心和比薩高等師範學院將聯合舉辦高行健文學和戲劇的創作研討會,為期三天。會上將放映高行健親自編導的第一部影片《倒影與影子》。這是一部非商業發行的電影詩,今年剛拍攝完成。意大利文學藝術研究者所做的事,中國學者與評論者更應當做。我們確信,高行健活潑的、多才多藝的靈魂一定能激勵故國無數嚮往美的年輕朋友。


二○○六年度五位「雄獅獎」獲獎者合照。左起依次是:溫弗里、維塞爾、高行健、沃森和帕穆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