竭誠為讀者服務 (藍真)

  雖然久違,但一直記掛,鄒韜奮先生創辦的生活書店始終是出版人心中的一面旗幟,那旗上寫着:「竭誠為讀者服務」。

  七月一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二樓上海廳,終見生活書店攜傳統而來,宣布重生。

  這該是我國出版界的盛事,它的重生可以樹立起文化風標,負擔起社會責任。此次,我很榮幸作為生活書店的老職工代表參加慶典,在大會上發言,暢談舊事,緬懷鄒韜奮、胡愈之、徐伯昕先生創業的艱辛事迹和竭誠為讀者服務的事例,這實在讓我感到自豪。

  生活書店是鄒韜奮先生接辦《生活》周刊並成立書刊代辦部之後發展起來的,一九三二年七月一日正式成立。抗日戰爭期間在全國各地發展了五十六家分店,一九三六年八月,還在香港以安生店號開設分店,後因鄒韜奮先生在香港辦的《大眾生活》停辦而停業。一九三八年七月,又在香港設分店,至一九四一年香港淪陷結束。同年九月,在新加坡設分店,但因為遭受國民黨政府派駐當地的監控騷擾而歇業。一九四七年,書店總管理處南遷香港,在總經理徐伯昕親自籌劃下,這家香港及海外最受注目的進步書店——生活書店香港分店於七月六日隆重開幕,直至一九四八年十月二十六日,與在香港的讀書出版社、新知書店合併為三聯書店。生活書店創立伊始至今,拳拳高舉「竭誠為讀者服務」的旗幟,辛勤耕耘,贏得廣大讀者的讚許。

  上世紀三十年代,生活書店是韜奮先生進行政治鬥爭、文化鬥爭的堡壘,又是進步書刊出版發行的中心,韜奮先生是一位堅貞不屈的民主鬥士、傑出的新聞記者和出版家,他不僅編輯了大量進步書刊,十多年間先後出版了三十種期刊和一千二百種圖書,傳播先進文化和科學知識,推動抗日救亡運動,他還是竭誠為讀者服務的倡導人、實踐者,他用他的筆,他的愛心,回覆讀者來信,為他們排難解紛,分析、商討諸如升學、職業、戀愛、家庭等問題,提高讀者的思想,指導讀者前進的方向。試舉個我所知的實例:前香港《兒童報》周報創辦人劉惠瓊女士,少年時害了「少年維特的煩惱」(愛情病),寫信給韜奮先生求助,很快就收到八頁密密麻麻的親筆覆信,從而解決了煩惱。那八頁紙,她珍藏了一生。

生活書店就是讀者的家

  韜奮先生對於讀者來信,都認真答覆,不但從不感到麻煩,反而感到莫大樂趣,他自己說:「做編輯最快樂的一件事,就是讀者的來信,盡自己的心力,替讀者解決或商討種種問題,與讀者的悲歡離合,甜酸苦辣打成一片。」他還說,「當時我們答覆讀者來信的熱情,不亞於寫情書,一點不馬虎,鞠躬盡瘁,寫而後已。」「韜奮精神」使周刊和書店同廣大讀者建立了密切聯繫,獲得千百萬讀者的支持、信任、愛戴。特別是青年讀者,當年有這樣的說法:「魯迅是青年人的導師,韜奮是青年人的朋友。」許多讀者把生活書店當做親人。韜奮先生曾有一段生動的敍述,他說:「他們(指讀者)每到一個地方,只知道這地方有生活書店,往往就想到『生活』;人地生疏,想到『生活』,往那裏跑;認不得路,想到『生活』,往那裏跑;找不到旅館,想起『生活』,往那裏跑;買不到船票車票,想起『生活』,往那裏跑……」生活書店就是讀者的家。

  如果把生活書店和繼承它優良傳統的三聯書店,在各個時期,各個領域,各種形勢下,以各種不同的方式為讀者服務的事例,編成一本書,合當叫做「竭誠為讀者服務的故事」。

  走筆至此,驀然想起新知書店前輩徐老雪寒曾在一篇悼念韜奮先生的文章裏寫過兩句詩:「為雪國仇身先去,收拾山河待後生。」就讓我與重生的生活書店的同事們共勉:「竭誠為讀者服務」!

  (作者是香港聯合出版集團名譽董事長、資深出版人。另參見頁一一三「文化網絡」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