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文化界種族歧視問題

芝加哥出生的汪可盈(Chloe Wang),十七歲到上海發展她的演唱才藝,以《Uh Oh》一曲引人注目。二○一○年返美,續唱《音樂之鄉》,博得好評。她有志進軍影劇界,可是到處碰釘子。她靈機一動,從母姓,改名Chloe Bennet,終於入選,參與科幻劇《神盾局特工》(Agents of S.H.I.E.L.D.)演出,並獲得二○一五年「華鼎」全球最佳電視劇女演員的提名。因此,她經常在社交媒體透露亞裔被歧視的心聲。
《二○一五年美國最佳詩選》(TheBest American Poetry, 2015)一書,從數以千計的應徵者挑出七十五篇。其中一首《蜜蜂》(The Bees)二十行詩,署名Yi-fen Chou。特約編輯Sherman Alexie回憶,當初對這個外國名字並沒什麽特別印象,詩人用筆名原是常事。覺得這個新移民想像力豐富,尤其是出自英文不是母語的人之手,難能可貴,便拍板入選。被錄取後,投稿人必須提供簡歷。作者坦承真名是Michael Derrick Hudson,經常投稿地方刊物,詩作頗豐。《蜜蜂》曾用真名投稿,遭受退稿達四十次之多,前一年夏天,幸運地能在《草原蓬車》(Prairie Schooner)季刊刊出,也才有機會參加詩選的應徵。
強調社會多元化的美國,種族關係複雜,問題一籮筐。上述兩個例子,一個是常見的多數人對少數族裔的歧視,另一個是多數族人冒充少數族人的罕例。被冒犯者有損權益,而冒犯者的動機也可以解辯為「反向歧視」造成的因果關係。

(美國 耕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