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朝正在走向戰爭的死胡同? (丁果)

「狼來了,狼來了」,針對朝鮮試驗發展核武器,美國喊打了十五年,會否「狼真的來了」?特朗普在二○一七年真的會對平壤開戰?這是今天全世界都在關心的問題。朝鮮半島是否會發生戰爭,與朝鮮、美國、中國、日本關係重大。今天,這四個國家的領袖恰好是金正恩、特朗普、習近平、安倍晉三,雖然年齡層相距很大,但在政治上都有強悍的性格。歷史的因緣巧合,導致朝鮮的核武問題或許就在這些領袖的手中得到終極的解決:要麼一攬子計劃讓金正恩「立地成佛」,中止並放棄核武發展,讓朝鮮半島實現無核化目標;要麼刀光劍影,天地崩裂,以戰止戰,以戰爭結束狂人政治,引發難以預測的地緣危機。
至少在目前,戰爭的腳步聲正在逼近。美國總統特朗普和朝鮮強人金正恩的「口舌之戰」,或許要點燃戰後最危險的一場核戰引線。借用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的話來說,與朝鮮的衝突,將是他們這批人在這輩子最難打的一場戰爭。

到底誰在玩火?
在美國國慶節時,朝鮮首度成功發射火星十四型洲際導彈,射程可達美國阿拉斯加,這也是朝鮮在今年的第十一度試射。二十九日,在金正恩的「親自指揮下」平壤再度成功發射該型洲際導彈,全球譁然。這是對特朗普的公開打臉,以至於跟特朗普一直交惡的《紐約時報》公開嘲笑白宮:特朗普除了恐嚇沒有其他選項。
這顯然錯讀了特朗普。美國在這之後進行了國際合縱連橫,在國務卿蒂勒森公開宣稱華府不會尋求改變朝鮮政權更替以及願意與平壤談判後,中俄開了綠燈,其第七度提案制裁朝鮮的方案,在八月五日獲得安理會十五個成員國的一致通過。這個被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海莉稱為「世紀最嚴格的制裁案」,將切斷朝鮮一年十億的礦產和海產出口,對平壤的國計民生打擊重大。八月七日,朝鮮外長李永浩在東盟地區論壇發表聲明,稱朝鮮不會對任何國家使用核武器,但美國除外。朝通社也叫囂要「千百倍」報復美國,並把美國本土納入核攻擊的「地獄般火海之中」。八月八日,朝鮮軍方前所未有地宣布,由於美國戰略轟炸機頻臨朝鮮上空,為對付美國戰略轟炸機的攻擊,朝軍正慎重考慮用「火星─12型」遠程戰略彈道導彈對美國遠東軍事基地關島及其周邊地區進行攻擊,方案正呈送金正恩批准。同日,美國國防部情報局發布朝鮮擁有洲際導彈搭載小型化核武能力和六十枚導彈的情報。為此,特朗普發起了迄今為止最猛烈的言語攻擊:朝鮮將「遭遇世界從未見識過的火與怒(fire and fury)」。
八月九日,平壤再度對特朗普的言論做出回應,稱「完全是一番廢話」,軍方更詳細表明,將對關島發射四枚彈道導彈。
八月十日,美國國務卿蒂勒森飛往關島,安撫陷入恐慌的關島民眾,並對美國國會兩黨議員批評特朗普以過激言辭激怒金正恩做出回應,稱總統是用金正恩聽得懂的語言警告其不要輕舉妄動。特朗普也強硬表示,金正恩之所以毫無收斂,是他的回應還不夠強硬,他還破天荒地表示要縮短休假趕回白宮。國防部長馬蒂斯也放出狠話:金正恩如果悍然攻擊關島,美國將終止朝鮮政權。至此,兩位政治強人的「口舌戰」正向真正的戰爭發展,國際社會已經不再用「看戲」心態對待這波較量,而是開始未雨綢繆,商討如何對付萬一開戰、甚至發生核戰帶來的嚴重後果。 

戰爭在特朗普的一念之間
儘管西方公眾輿論都在討論金正恩的「狂妄草莽」性格,也對他一直玩弄戰爭邊緣遊戲感到不解。中國和海外的一些憤青甚至認為,只有金正恩的「敢戰」風格,才能有效對付美國的戰爭訛詐。但是,事實上,金正恩竭力發展核武器,並非是為了要對美日開戰,而是要防止美日軍事干涉顛覆他的獨裁統治,也為了避免淪為鄰國─中國的「政治傀儡」。這個曾經留學歐洲的年輕獨裁者,喜歡西方生活,極盡奢侈,驕奢殘暴之外,也不會不清楚,一旦對美國關島乃至美國西岸發動核攻擊,他將會遭受徹底毀滅的下場。因此,這波戰爭危機的「按鈕」,仍然握在特朗普手裏。
問題是,被共和黨參議員麥凱恩批評「對朝鮮作戰毫無準備」的特朗普,這次會否真的動手,發動先發制人的空中打擊?或者,這又僅僅是一次強人之間互相威嚇的言語遊戲?
這關係到三個層面的因素。第一,美國軍方是否認定朝鮮成為核子國家已經成為定局,遏制攻擊已經為時已晚?第二,美國的先發制人攻擊能否一舉摧毀金正恩的導彈發射基地,並防止朝鮮在三八線附近的大規模常規火炮,將美國盟國南韓陷於「一片火海」之中?第三,美國能否說服區域強國─中國置身於美國對朝鮮的攻擊之外,而非捲入一場更大的兩強戰爭?
顯然,美國軍方和評論界對用軍事力量摧毀朝鮮的核基地有兩極意見。但普遍的意見認為,美國已經錯過用軍事打擊遏制平壤發展核武的最佳時機。美國海軍學院國防事務教授勒里希(Terence Roehrig)就懷疑美國是否能在第一波軍事打擊中完全摧毀朝鮮導彈基地,讓它完全失去回擊能力。《紐約時報》等媒體更指出,朝鮮發展核武的能力是「內生的」,具有重建能力。但最多的意見則是,美國無法說服中國介入朝鮮半島的戰爭,而與中國進行大規模乃至核武的軍事衝突,美國無法承受。美國朝野最為主流的看法是,美國要與中國及俄國聯手,用制裁和談判的方式讓平壤凍結乃至最終銷毀核武器,從而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
但是,理論歸理論,在目前這一波的爭執中,特朗普對朝動武的可能性已經很高。這是由他性格、總統責任、內外政治環境等多種因素組成的。
首先,金正恩的挑釁已經嚴重威脅特朗普「美國在軍事上維持世界第一」的政治承諾能否實現,而這又關係到他「讓美國再度強大」的承諾能否兌現。特朗普已經明確他要爭取連任,以至於他的副總統彭斯對紐約時報等媒體報道他要準備二○二○總統大選的消息膽戰心驚,即刻闢謠。但是,針對金正恩的不斷打臉,特朗普「光說不練」的形象已經形成,這就是為何這次他表態要讓金正恩遭遇憤怒之火的言論受到國內政壇和輿論界嘲笑的原因所在。金正恩都對付不了,美國如何做世界第一?特朗普投入鉅資重建美國軍事力量的目的又何在?打敗金正恩,立威全世界,這個政治誘惑特朗普難以拒絕。
其次,特朗普及其家人(包括兒子和女婿)正在遭遇無休止的「通俄門」事件的調查,各種違法大選規則的事實正在浮出水面,即使罷免總統不能真正落實,但「自己特赦自己」的事情發生,都足夠形成對特朗普政治生涯的傷害。在司法部長賽辛斯避開「通俄門」調查之後,特朗普要直接面對咄咄逼人的獨立檢察官穆勒。在對聯調局長科米炒魷魚之後,再對穆勒動手,政治上危機重重。如果乘這波朝鮮核危機發動戰爭,自然就可以順理成章終止調查,並以「戰爭總統」重建總統信譽。
第三,由於金正恩太過囂張,且無視聯合國決議案,明言對關島進行導彈攻擊,這已經引起國際公憤,以至於美國民眾對朝動武的「認同度」大幅提升,中俄兩國也以前所未有的姿態要求朝鮮廢核。對特朗普來說,只要說服中國袖手旁觀,美國對平壤動武的主客觀條件已經成熟。 

中國被逼成為戰和關鍵
中國官方媒體《環球時報》發出對朝警告,謂如果平壤先發動攻擊,北京應該對美國的軍事反擊保持中立。可見中國還是要在最後關頭防止對中國最不利的「戰爭」出現。八月十二日,特朗普與習近平主席進行了通話。要知道,當年鄧小平對越南發動戰爭攻擊,也事先在訪美時獲得了美國總統卡特的默許,開戰後,卡特還通過電話熱線要求蘇聯保持冷靜。因此,特朗普是否在通話中向習近平通報美國動武的前提,我們當然無法知道。但是,中國自己面臨「十九大」的召開以及複雜的經濟發展挑戰,對朝鮮半島的戰爭可能性萬分憂心。
在這種情況下,北京如果不能約束金正恩挑釁,那對特朗普發動戰爭的制約力就十分困難。對北京而言,現在已經必須出手,要麼說服金正恩暫時停止導彈試驗和戰爭挑釁來換取聯合國決議案的紓緩,並開始討論朝鮮徹底放棄核武的條件與執行程序,這是防止戰爭難以回避的途徑。不然,中國真的要和美國談妥條件,讓特朗普放手行動,終結金正恩。
從這個角度來說,北京依然掌握着朝鮮半島是戰是和的「鑰匙」。

(作者為本刊特約記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