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會帶領中國走多遠?— 分析「十九大」報告 (馬玲)

中共「十九大」於十月十八日的綿綿秋雨中如期召開。在這個多事之秋的特定時期,為體現中共大團結,十五位在世的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除了身體欠佳的羅幹以外,包括江澤民,悉數出席。
無疑,這是中共建政以來最受全球矚目的一屆大會。中國現在對世界的影響已非比尋常,未來五年以至於十年的定位與發展,越來越和世界密切相關,所以中國之大事,業已演變成世界之大事。
有關人事布局、思想建構、路線方向,這三大內容成為國內外人士對中共「十九大」百般揣測和翹首以待的重點。

衝着「闖深水區」而去的勁頭
習近平從二○一二年就任中共總書記掌舵中國的這五年,在「十九大」召開之前,舉國上下通過討論學習、專題電視片、數據展示等全方位立體宣傳,進行了系統化的回顧。
十八屆七中全會公報的用語,可謂力道深厚:「迎難而上、開拓進取,革故鼎新、勵精圖治」,這些都是衝着「闖深水區」而去的勁頭。同時點明其「以巨大的政治勇氣和強烈的責任擔當,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鬥爭。」請注意「鬥爭」二字,裏面含義豐富。
由於強調了習近平當政後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讓人們對習近平治國理政思想寫進黨章充滿想像。歸納而言,這五年「解決了許多長期想解決而沒有解決的難題,辦成了許多過去想辦而沒有辦成的大事」,此言不虛。據筆者所了解的情況,從蘇式換為美式的軍改,在三十年前就納入話題,但因種種阻力一直拖延至今;京津冀合作,探討了二十多年,因北京的消極而難以推動;地方官員以污染換政績的老大難問題,正在消除(前不久與縣官聊天得知,現在如果環保不作為只好下台);對公僕的公車私用和公款吃喝問題,中央下發數百份紅頭文件都堵不住,如今已基本迎刃而解。
在對外方面,推出了「一帶一路」,成立了亞投行,修建了南海島礁軍事基地,中國空軍偵察機二○一三年首次空中巡邏東海防空識別區後讓日本從驚訝到不得不習慣等,都可謂大手筆的別樹一幟。

隕石落,大事發?
今年十月四日的中秋夜,雲南迪慶州發生一起「火流星」隕石墜落事件。民間有「隕石落,大事發」的傳說,是否預示着中國會發生什麼驚天動地之事?
一九七六年吉林發生「隕石雨」後,出現了典型的「天崩地裂」現象:周恩來、朱德、毛澤東先後去世;唐山大地震;「四人幫」被粉碎為鄧小平的改革開放鋪設了起跑線。中共「十九大」召開前夕,中國上空突然發生隕石墜落,從古老的天象來看,這必然蘊含某種驚天動地的深意。於是引人關注並聯想,正在迅速崛起的中國,「十九大」之後很可能再「炸」出一片新天地。
穆迪在中共「十九大」前發布報告,將中國二○一七年經濟增長率預估由百分之六點六調升至百分之六點八,將二○一八年增速預估從百分之六點三調升至六點四。這對中國來,無疑是正面消息。此前,國際評級機構紛紛下調中國主權信用評級,認為中國經濟會出現「硬着陸」的觀點此起彼伏。這個恰逢其時的報告,可視作送給「十九大」的一份喜報。
還有,中國六千多萬貧困人口,通過精準扶貧,貧困率從百分之十點二下降到百分之四以下。這些都是積極的數字。

有更多的期待實屬當然
習近平五年前出任中共總書記的時候,沒有任何人能夠預料到他今天的嚴厲與強硬。為此,立足「十九大」,誰又能預料未來五年的習近平方向?
縱觀「十八大」以來的五年,從舉國上下不斷強調的「核心」、「看齊」、「不能妄議」,就能看出這五年來改革與治理環境的艱難。在如此艱難環境裏,還能有一系列的突破;對於「十九大」後的五年,有更多的期待實屬當然。
習近平從最基層的村黨支部書記走到最高層的總書記,如此足跡,中國只有他一人,世界上恐怕也別無他者。這種履歷,使他對中國的了解,不僅接地氣,而且通天庭。對比從未有過公務員經歷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可謂天差地別,這也為中美之間的未來競爭埋下了伏筆。
英國BBC解讀習近平報告中的「新時代」,認為「十九大」展示了中國在政治制度上的自信,是「中國走上舞台中央的時候了」。BBC同時指出,英國決定脫離歐盟,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都為中國承擔全球領導責任提供了機遇。
習近平在報告中強調,要「不忘本來,吸收外來,面向未來」,其中的「吸收外來」,給人們留下充分的想像空間。因為「吸收」的指向非常廣,其中包括政治、經濟、科技、社會等。此外,「改革開放的大門不會關上,只會越開越大。」這種鄭重承諾的吸收和開放,意味着中國會一直與世界互動並獲取價值和養分。
「十九大」已確定,中國的發展目標是強起來。這個「強」,顯然不單是經濟上超越美國,也不單是軍事上的強大。
中國從站起來到富起來再到強起來,還需要在制度上和文化上得到世界的認可,而這兩項,對中國而言才是最大的考驗。「十九大」確定新的人事團隊之後,政治環境可能會轉晴朗。如此一來,社會治理管控方面,也許會漸次有寬鬆調整。
中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習近平以他的強硬幹練和宏大氣魄,正帶領着近十四億人披荊斬棘、趟水過河,要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習近平在報告裏,對中國的未來,已展望到二○五○年。希望中國未來呈現:海晏河清,朗朗乾坤。
河的前方也許朦朧有霧,但一直堅定地走下去,總會到達那個理想的彼岸。
(作者為本刊特約主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