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金耀基教授的文化緣 (文灼非)

三月上旬收到我一向十分敬重的金耀基教授電話,告訴我他的八十書法展將於三月中下旬在集古齋舉行,並分享他幾本新書將出版的喜悅。我祝賀他之餘,更邀請他把書法展及新書的資料給我,好讓灼見名家網上平台宣傳、推廣。
卅年前我在港大念書的時候,早與金教授神交。一九八六年我停學擔任學生會幹事,有機會以本科生的身份涉獵大學管治,他的《大學之理念》是我案頭的必讀書,開闊視野,印象難忘。那一年是香港大學的改革年,新舊校長交替,有一番新氣象,學生會希望可以有點建樹,便着手做大學改革的研究和走訪不同人士。理論的養份主要來自金教授這本啟蒙書。他長期在香港中文大學任教,我對中大的人文氣息特別嚮往,那一年經常到馬料水跟中大學生會幹事開會,但無緣認識金耀基教授。之後陸續拜讀他的遊學散文集《劍橋語絲》與《海德堡語絲》,文采斐然,兩所老牌大學的軼事、人文與景觀躍然紙上,令人手不釋卷。 
畢業後我加入新聞界,一直有留意金教授的動向,他在中大有很好的發展,從教授、系主任、院長一直做到副校長,在學界地位崇高,被譽為中大台灣籍學者的領袖,對兩岸關係具有影響力。一九九四年中,金教授以高票當選台灣中央研究院院士,在華人社會學界是一件大事,有學者更指金教授的當選,令這門學科「出頭天」。當年我在《信報》擔任政治評論版編輯,有一天收到林行止社長的親筆信,附上一張剪報,是關於金耀基教授獲院士的報道,林先生說值得做訪問。能夠有機會約心儀已久的大學者專訪,十分雀躍。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灼見名家傳媒社長。)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