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大使、承擔責任的藝術家 (江青)

二○一六年十月二十一日清早,我在家打開《紐約時報》,翻開藝術版,首先映入眼簾的是艾未未的近照和他來紐約展覽的相關報道及採訪,標題為:
「一位行動主義的藝術家關注移民的苦難」(An Artist’s Activism Turns to Migrant Misery)。
一口氣讀完整篇文章後,我馬上給未未發了電郵。不一會兒,電話那頭響起了他熱情的聲音。
一九九三年艾未未由紐約回到北京至今,我對他的創作和言行一直遠遠地傾注着關注,去北京時也總會設法相聚。回國最初十年,他的作品無人問津,他也開始將興趣放在逛古玩市場上,只要他一踏足有興趣的事,就會成為內行、專家。實地考察外,也買專書研究,古玩使他對中國的文化歷史有了近距離的深層次了解,對他後來作品中運用中國元素的部分不無影響。最初幾年,收到他編輯的中國藝術地下刊物《黑皮書》、《白皮書》、《灰皮書》,漸漸地,他敏銳的社會洞察力、批判意識和獨立精神,使他的作品走向為引導自由和良知的藝術。對未未長期以來的了解,他走的藝術道路,他對社會、公民的責任心所表現出來的率真勇氣,我並不感到意外。
第二天,我去旅館跟他用早餐,一見面我頭句話便是﹕「你又回家了。真好!」未未笑呵呵的擁抱了我。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旅居瑞典和紐約的華裔舞蹈家。圖片由艾未未工作室提供。)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