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全性命於大數據時代 (黃子平)

一九四六年,二戰結束不久,英國詩人奧登寫下這樣的兩句詩:
不要與統計學家同坐,也不要輕信社會科學。
七十年後,暢銷書《影響力》的作者、美國人羅伯特.席爾迪尼博士說,奧登的警告已經不靈了,不過詩中提及的兩門學科卻都已改名換姓:「統計學」如今叫作「數據分析」,而「社會科學」則具體化為「社會心理學」或「行為科學」──高度重視大數據分析師和行為科學家的時代來臨了。
影響力,即控制他人(或眾人)行為的能力,也就是政治意義上的權力。憑藉現代科學技術,治民者如虎添翼,無孔不入。將近七十年前,另一位英國人、奧威爾的小說《一九八四》以無與倫比的洞察力,把這種「生命政治」的極致,轉換成了經典的寓言和預言。如今,大數據神話使更多人暈頭轉向,設想所有領域的「投入—產出」盡在掌控之中,互聯網巨頭們就喜孜孜地說,「計劃經濟」和「共產主義」又指日可待了。
我在網上瀏覽,總會有所謂「推薦網頁」跳將出來,非常討厭。你怎麼知道我會喜歡「類似」的書籍、CD、電影、波鞋和食肆?——老大哥說,大數據比你自己還了解你。北島最得意的是多年前,鬼使神差,寫下一首題目比正文長的詩:「生活:網」。天網恢恢,無所逃於天地之間。最近在官媒上讀到社團的組織部門如何運用大數據分析,掌握成員們的思想狀況,不禁想起英國的兩位奧先生,要是生當今日,會寫下怎樣的詩句和小說?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