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引出洞的兩種蛇:「鳴放」的兩個群體和兩條思路 (印紅標)

一九五七年春夏,從「鳴放」到「反右」,從恭請黨外人士幫助共產黨整頓脫離群眾的官僚主義、宗派主義、主觀主義「三風」,到「引蛇出洞」,將大批有識之士打成「右派分子」,投入煉獄,如同翻雲覆雨。
當年有五十五萬人被打成右派分子,四十餘萬人被定為「中右分子」、「反社會主義分子」,還有很多人被打成「地方主義」、「民族主義分子」等等。如此眾多因言獲罪者當中,多數僅僅是因為批評領導幹部的官僚主義作風,也有一些批評涉及「肅清反革命分子」運動等過往運動中的弊端及政策失當,少數人進一步將官僚主義作風聯繫到某些體制及基本制度。儘管尖銳的批評並不是要推翻共產黨,但仍然冒犯了諸多當權者,也超出了倡導「鳴放」的毛澤東的容忍限度,被當作敵人打倒。自此,黨外的批評被摧毀,只剩下歌功頌德,國家一步步走向深淵。
在六十年前的那場劫難中,批評者的社會身份和經歷有不小的差別,他們思想脈絡也不盡相同。

民主人士與青年知識分子
一九五七年在歷史上留下思想印記的人當中,可以看到兩個不同的群體,一是民主人士及高級知識分子,二是大學生及青年知識分子。
一九五七年五月初整風開始,中央統戰部舉辦多次座談會,邀請民主黨派人士、無黨派民主人士和工商業者參加。隨後,各地黨政機關、高等院校、科研機構、文化藝術單位也召開座談會。五月中旬,整風「鳴放」逐漸轉向「引蛇出洞」、「誘敵深入,聚而殲之」,準備反擊右派,從而繼續擴大座談範圍。中央和地方報刊以相當大的篇幅,報道了座談會的發言。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