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照胃鏡 (楊日華)

杜女士預約看病時已表明需要照胃鏡,所以護士已預備好胃鏡及她空腹準備。因此我的開場白也是:「你胃痛嗎?什麼時候開始的?」可是她跟說也不知是否胃病,她的痛由腹部右下角開始,之後像一串氣泡般的感覺湧向胃部。所以她其實不是胃痛,也沒有胃氣及胃酸倒流的病徵,只不過她認為照胃鏡簡單點及可以立即做,遂要求先做胃鏡。聽她的病歷,是有點奇怪,倒像是腸的毛病多過胃病。跟給她做檢查時便吃了一驚,腹部右下邊明顯摸到一個腫瘤,但由於她的病徵比較特別,我也不敢貿然照胃鏡、腸鏡。因為一般這個大小的腫瘤未必有病徵的,最怕是已經有穿破的情況但又給腸衣封,所以沒有腹膜炎的現象,在這種情況下做腸鏡便有危險了,所以建議她先做電腦掃描,看清楚腹內的情況再作打算。
果然杜女士的電腦掃描顯示在她的大腸源頭,盲腸,有一個大腫瘤,連接大腸的一小段小腸有閉塞的現象。因為腫瘤阻止了小腸液體流入大腸,所以那段小腸被撐大了,到液體積存到一個分量,才夠力衝過那狹窄的大腸,所以她的右下腹痛應該是小腸被撐大的感覺,到液體衝過之後,一團氣體衝向胃部的感覺便是腸塞後反彈的現象了。一般腸塞,醫生一按腹部便知了,可是杜女士只是一小段小腸閉塞,所以臨檢查也察覺不到。她六十一歲,從來沒有做過腸鏡,算是高危了,很多人說怕做檢查,怕做腸鏡,我便說將來有事豈非更麻煩、更令人害怕?好像杜女士的情形,要是她幾年前做了腸鏡,將瘜肉切除便不會演變成腸癌了。
很多人都不願意做大腸鏡檢查,都說不怕死,其實忽略了由癌症到死亡之間的痛苦。儘管大腸癌很多時切除後可以康復,之前的擔驚受怕,也是夠受的,因為即使所有造影檢查也未必能明確判斷確實情況,要手術切除後,仔細在顯微鏡下檢查所有淋巴結才可以確定癌症的擴散程度,要不要化療往往要手術後才可以確定。手術不能治癒的便要作最壞打算,化療(特別是標靶藥)對很多腸癌早期的療效是頗好的,但治癒的機會很微,反反覆覆、拉拉扯址的可能有幾年,這段時間的心路歷程,他人豈能明白?
法國作曲家德布西(Debussy)卻有機會將他的感受留給後人,他的最後遺作G小調小提琴奏鳴曲,饒有意義,是一個患病的人在戰爭當中留給後世的記錄。他創作這首奏鳴曲時,已經身患末期癌症,加上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受德國人壓迫的雙重痛苦下完成這首樂曲。一開始輕飄飄的幾個鋼琴和弦,不經意的已立即使人陷入沉鬱的氣氛當中,全曲一直被籠罩在一抹懷念與憂傷的陰霾中。終曲氣勢一轉,洶湧澎湃的鋼琴加上小提琴極廣闊的音域,反映作曲家對生命永不言敗的精神。聽、聽,忽爾覺得生命中有音樂,始終是美好的。
(本欄由黃岐、苗延琼、楊日華、尹浩鏐撰寫。)

(作者為腸胃科專科醫生。)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