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文懷風骨 睿知破世情:專訪戴天先生 (張志豪)

去年適逢《明報月刊》創刊五十周年籌辦了一連串大型慶祝活動,包括十一月一日及二日於香港文化中心舉行的莫斯科愛樂樂團音樂會、十一月二日下午於香港浸會大學召開的「中國文化的精神出路」國際文化研討會,以及二日晚於香港世貿中心舉辦的五十周年紀念晚宴。旅加多年的香港著名詩人、作家、傳媒人戴天先生也因上述活動應《明報月刊》之邀,罕有返港出席。乘此良機,本刊誠邀戴先生做了一次較深入的專訪。

中國文化精神亦可謂沒有出路
「中國文化的精神出路」國際文化研討會上因每位發言時間有限,戴先生不少觀點都未能詳細闡釋,而這個主題極具探討價值,故專訪時我們請戴先生再次就主題進行了更完整、深入的發言。戴先生表示﹕單單看這個題目—中國文化的精神出路,我就頓時感到一片迷惘。先看到「中國」兩個字,我就很懷疑,究竟是—大陸、台灣、香港、台北—哪個中國;接這「文化」兩個字也很讓人懷疑,是什麼文化,諸如先進、落伍,人民大眾、帝王將相之類。而「精神」,現今似鮮見如過往鮮明、具影響力的精神領袖—清末民初時有梁啟超、魯迅、章太炎等人;民國抗日前有梁思永、梁思成、林徽因、董作賓等。他們都是會令人肅然起敬且代表一眾人的人物,他們所言及批評的,對當時社會具有影響力,政府方面也會聆聽,但現在卻缺乏了這類人物。至於「精神出路」,唯心還是唯物,社會主義還是資本主義?

 (作者為本刊編輯。)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