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知障礙 (蔡錫昌)

老人坐在那裏,手上拿着玩具,口中呀呀的唱着一些歌。沒人聽懂這些是什麼歌,可能是老人從兒時的記憶中抽取、拼湊出來的。聽到我的腳步聲,看到我的身影,老人猛然回頭對我凝視,不算有很大的敵意,只是一些不安和不信任,也有一種茫然,因為有一個「陌生人」闖進了他的世界。老人的親人說:「這已經是不錯的表現:老人沒有大叫大喊。」「聽說有一段時期老人很暴力,打門、踢人……」「那是他害怕的表現。」「現在不暴力了,豈不是有了進步?」「不,這只是說病情加深了,認知能力繼續下降!」
我看着老人,憶起他從前的成就和貢獻。如果他有一個靈魂,會怎樣反應自己這個狀態?
我想寫一齣戲劇。

(作者是新域劇團創辦人。)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