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稅務優惠 (曾淵滄)

美國威斯康辛州參眾兩院通過一項決議,給予來自台灣的鴻海集團三十億美元的稅務優惠。這的確是破天荒的創舉。一向以來,美國都被認為是高稅的國家,只鼓勵美國資金到海外投資;這一回,是美國以稅務優惠來吸引海外資金到美國投資。較早前,鴻海集團承諾在威斯州投資一百億美元開工廠。
稅務改革是特朗普競選總統時的重點承諾,如今成功地走出第一步,接下來是美國本土稅務的全面改革。所謂改革,就是減稅,以減稅來鼓勵投資,這是特朗普的「讓美國重新偉大」、「美國第一」的口號的具體實現。
一向以來,稅務優惠都被左翼分子、自由派經濟學家批評為官商勾結的行為,使有錢人更有錢。因此,當特朗普提出稅務優惠時,也有不少經濟學家認為這是政府在干預經濟,違反自由經濟的原則。不過,過去許多年,的確有多個國家通過適度的干預而取得成功。因此,適度干預及完全自由的兩家理論就成了辯論的課題。有跡象顯示,適度的干預是比全面不干預的自由經濟更成功。五十二年前新加坡獨立之後,新加坡政府馬上批出稅務優惠吸引外來投資,建工廠,製造就業機會。之後,新加坡經濟起飛,更上一層樓的重要因素之一就是以稅務優惠爭取高科技投資,不論外來投資或是本土資金,只要是投資於高科技,都可以獲得稅務優惠。而且是很大規模地進行。新加坡政府放手讓公務員去決定哪一家企業可以獲得稅務優惠,不必如美國那樣,要州的參眾兩院表決通過再加上州長簽署才生效。之後,中國改革開放,走的也是稅務優惠的方向,也成功了,於是,許許多多發展中國家爭相模仿,也批出稅務優惠以吸引外來投資,成為新興工業國。現在輪到已經非常發達的美國也開始以稅務優惠來吸引投資,說明政府適度干預經濟的效果可能比完全不干預強。
長期以來,香港與新加坡都是處於競爭的狀態。多年前,香港的GDP 遠超於新加坡,今日新加坡GDP 超過了香港,新加坡人口比香港少而GDP 超越香港,那麼人均GDP更是遙遙領先於香港了。因此,過去相當長的時間裏,香港也經常出現討論香港是否應該推出稅務優惠以吸引高科技投資?但是在政治掛帥、每件事都政治化的香港,的確很難推行稅務優惠,因為稅務優惠一定涉及選擇和決定。甲公司獲選而得到稅務優惠,乙公司、丙公司就會不滿。政客就會站出來說這是官商勾結,要求調查有關的官員是否得到甲公司的好處。
看來,香港有需要想辦法解決這個困局。

(作者為財經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