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心朋友高友工(江 青)

一九七二年,我去普林斯頓大學舉行獨舞晚會演出,認識了高教授友工。當年我在加州柏克萊大學教舞,在東亞系任教的鄭清茂教授得悉我要去普大演出,就興奮地對我說:「保證你這次會遇到一位知音—高友工。」他還向我描繪這位英俊才子,平日裏如何瀟灑、幽默,授課之餘酷愛表演藝術,尤其是精通芭蕾舞,在哈佛做研究生時就每天去上芭蕾課,還學瑪莎.格蘭姆現代舞……果不其然,從演出那天相識,直至今年(二○一六)他十月二十九日離世,他成了我此生良師益友中最貼心的朋友。
那年在普大麥卡錫劇場演出,白天在打燈光走台時高友工就眉笑顏開地來了,關切表示,有任何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跟他講。演出後,他一臉興奮,內行地點評我的舞蹈。他的風度和談吐給我留下極深的印象。
一九七三年,我正式搬往紐約定居,急需找工作。紐約大學舞蹈表演系主任史都華(Stuart Hodes)了解我迫在眉睫的需要後,為我在大學小劇場中安排了一場示範演出,並邀請了紐約舞蹈界的各方人馬。高友工知道此事對我至關緊要,不聲不響地通過哥倫比亞大學吳百益教授,邀請到在《紐約時報》任舞蹈評論的安娜(Anna Kisselgoff)來看演出。事後我才知道是高友工貼心安排的結果。他和安娜也由此結緣,二人每當有機會在劇場或私人場合中見面,必定會熱烈討論舞蹈。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旅居瑞典和紐約的華裔舞蹈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