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 離 (潘國靈)

坊間常言「與時並進」,我卻覺得,有些時候,與時代保持距離以至脫軌,更是重要。時代走到數位,我佇立於模擬;世界跑向電子,我留戀於木語①。熒幕發光,書本還是執在手的好。不曾魚雁往返(真正的書信往還)無以說愛。PowerPoint迷思統領課室,古傳口授和手抄筆記應留有位置。原始玩意不遜於高價電玩。中秋將至,燈籠怎說都是人手紮的好,那些硬膠狀伴以熒光棒的,不美也不環保。手機型號不斷追就變成手機「刑號」。在臉書逗留太久,慎防失足墮進「自照湖」。難得留學或遠走他方,暫且切斷WhatsApp牽纏的線,方能體會孤獨以至思念。回頭撿拾過去,個人以至歷史的,不比只看目前和規劃未來來得次要。
如果以上聽來有點「守舊」,我會說是「守恆」。如果你說「恆久」在這世界已不存在,那我會說是,守着一點生活的質感和自己,不被所謂進步的大浪沖走。與時代若即若離,很考一點智慧。

注:
①指木的話語,一種比較原始物件的絮語。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