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船原來可放歌 (劉瀾昌)

二月四日,我跳船了。以「10A」①離開了工作了十七年的亞洲電視。

剎那間,我有些徬徨,我有些迷惘,我有些自責。

一年之前,亞視也在過年前四處「撲水」出糧。亞視管理層開記者會,我信誓旦旦:船長沉船是最後一個離船,我應有船長的精神不會中途跳船。我豈不是食言?

猴年春節還是歡樂的。一家子吃盤菜雖是簡單卻充滿團圓的溫馨。旺角的亂象始終湮沒在萬家烟火之中。站在獅子山頭俯瞰維多利亞港:人間正道是滄桑。

抽離些看跳船,豁然開朗:昔日不跳船,是投資者不出糧,亞視人自救;此刻跳船,乃新老闆沒錢出糧自毀亞視。跳船,才是負責。

丙申跳船,可以放歌。

注①:《僱傭條例》第五十七章第10A條

(作者是前亞洲電視高級副總裁。)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