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二十周年祭 (潘耀明)

相對鄧小平誕生一百一十周年、中共中央最高領導人親自主持紀念活動、並發表重要講話比較,鄧小平逝世二十周年,官方以至坊間並沒有舉辦大型紀念活動,只有零星紀念文章,令人感到納罕。
鋼琴家劉詩昆倒是寫了一篇悼念文章①,談到鄧小平與葉劍英肝膽相照的關係。劉詩昆曾是葉劍英的女婿,熟悉兩人的情誼。
文章特別提到葉劍英對鄧小平性格的評價:「小平這個人,被打倒了那麼長時間,一出來,一點也不畏懼和退縮,照樣大刀闊斧地幹,按照正確的原則和方向,該怎麼樣幹就怎麼幹,完全不怕他們(指「四人幫」一夥人」),不怕隨時射來的明槍暗箭。這個人從來是很倔強、很頑強、很堅強的。」②
鄧小平性格中儘管有不少局限性,但他具有磊落敢為的開放態度─起碼他不耍陰謀詭計,是令人敬佩的。
許多人以為,「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是鄧小平的創見,其實是採自早年胡適的見解。胡適在《胡適自傳》已經白紙黑字寫過這句話。鄧小平是以拿來主義轉為自己所用。
可見,鄧小平並沒有因人廢言(胡適是毛澤東痛貶的資產階級反動權威),也有其從善如流的一面。
老實說,鄧小平因具有「很倔強、很頑強、很堅強的」性格,在毛澤東的幽魂滿布中華大地,四人幫魔爪無處不在的險境之下,仍然能力挽狂瀾,以石破天驚的手腕,予四人幫及其黨羽雷霆一擊,創闢改革開放的新天地。這一重大歷史的的轉折,也只能落在鄧小平這種天不怕地不怕的狂飆式人物身上。
不少人詬病鄧小平鎮壓「六四」及伴隨改革開放帶來的各種弊病。毋庸置疑,作為鄧小平個人,有其歷史局限性,不能因後者的過失,像倒餿水一樣,連他的功勳也給倒掉。
鄧小平是第一個中共領導人,敢為毛澤東的功過下三七開評價─七分功,三分過─即使這一評定也大有拔高之嫌,但在中共全黨賦予毛澤東絕對權威底下,他是在中共黨內唯一破天荒地公開指出毛澤東也有過,並且對他一手領導的文革,給予徹底否定。
相反地,鄧小平對自己的評價倒是頗嚴格的。一九八○年二月二十九日,鄧小平在一次會議上說:「我們應該承認,不犯錯誤的人是沒有的。拿我來說,能夠四六開,百分之六十做的是好事,百分之四十不那麼好,就夠滿意了。」③同年八月二十一日,鄧小平在接受意大利記者法拉奇(Oriana Fallaci)的採訪時,又將這個「四六開」改了,說:「我自己能夠對半開就不錯了。但有一點可以講,我一生問心無愧。」④
試問在中國歷史上的領導人,有哪一個兼具這種恢宏胸襟、可以作如此深刻的自我省視?!
在官方的默許下,內地民眾近年掀起一股批判鄧小平「極右路線」的浪潮。《鄧小平時代》的作者傅高義(Ezra Feivel Vogel)指出,「許多人對今天的中國充滿抱怨,並且將此歸咎於鄧。然而,幾乎沒有人願意用今天他們享有的生活,和他們或他們的父輩在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前所經歷的進行交換。」⑤
這是大實話。鄧小平無疑是一個時代的開創者,歷史將會公證地給予客觀評價。

①②劉詩昆:《我為鄧小平送子彈》,《中國新聞周刊》,二○一七年二月十九日
③④《每日頭條》,二○一六年二月二十三日
⑤傅高義:《怎樣評價鄧小平》,BBC中文網,二○一四年八月二十二日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