錄以備考  又一本紀念反右運動著作被查禁 (思痛集-賈恭河)

  大約是(二○○七年)國慶節前半個月吧,朋友、也是難友的胡顯中很高興地給我發來一個好消息:「我的書終於快要出版了」,並且告訴我書名就叫《一個幸存者的思考——紀念反右派運動50周年而作》(圖),還特地給我發來了封面的掃描圖,他說這是他自己設計的,為的就是要突出「幸存者」三個字;另外還特地給我發來了他的《自序:一個幸存者對先烈們的責任》。我看了以後很受感動,感受到他那顆仍然火熱的心,他那沉重的責任感、使命感。

從不寬容異見分子

  這位胡兄是一九五七年「陽謀」中被打入社會最底層的五十五萬「另類分子」中幸存者之一,也是二○○七年春天上書黨中央和人大、國務院公開信的六十一人中的一個。此外,他還有一段富有傳奇色彩的經歷:早在讀中學時,就在當地的報紙上發表文藝作品,抨擊國民黨反動派的黑暗統治,並因此受到中共地下黨組織的注意,不久就經報館裏的一位編輯介紹加入了中共,還奉命發展了四名黨員,因而被任命為這所中學的黨小組長。可是九年後,卻被打成右派,並投入監獄。他死裏逃生,活到了今天,深感到有必要把自己這幾十年思考的成果集結成書。又適逢今年是反右運動五十周年,便決定自費出版。從他的研究成果來看,內容非常廣泛,涉及歷史人物和現代人物、經濟、人口、社會發展、政治體制改革和反腐敗、對大學高收費政策的抨擊等等。有些是在境外發表的,議論比較尖銳,但也是出於「恨鐵不成鋼」的激憤心情。我過去也曾經看過一部分,這次能夠集結出版當然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情。因此,我天天盼望着看到他的新書。可是昨天卻看到他的電子信件,主題是「壞消息」,急忙打開信一看:新書還沒有面世就被封殺了。好比一個母親,眼看着自己快要出生的嬰兒被扼殺了,這是什麼心情?我完全能夠理解他。馬上回信,請他不要太難過,事情慢慢來,也許還有轉機,也許……,這樣說僅僅是為了安慰他而已,連我自己也不相信什麼「轉機」。

  大陸當局對於異見人士的作品從來就沒有寬容過,尤其是對於五十年前那場「陽謀」所造成的一切後果,更是諱莫如深。他們所熱衷的是宣傳自己的政績和偉大成就。這倒使我想起了古人的話:「善欲人知,決非真善;惡恐人知,必是大惡。」我不知道中共當局是否聽說過這句至理名言。如果還沒聽說過,那麼,現在就給他們送上這句話,請他們對照一下自己的行為,然後三思而行。

  中共十七大開過了,在十七大的文件裏就有關於給人民「表達權」的許諾。如果這個許諾只是說給外國人聽的,並不打算認真實行,也就罷了。如果是真心實意要兌現的話,那還是應該從每一本書、每一本報刊的開放做起。不要害怕一本書或一篇文章就會真的推翻自己的統治,還不至於如此虛弱吧?一個大黨應該有這樣的自信。

  (作者是旅美作家。)


《一個幸存者的思考——紀念反右派運動50周年而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