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先父吳荻舟筆記:緬懷羅孚伯伯 (吳輝)

先父吳荻舟在香港工作了十四年,他的對外身份:一九四九年前後是《華商報》讀者版編輯,一九五○至五七年是招商局顧問,一九五七年起是《文匯報》社長兼招商局顧問。實則從一九五五年起他已是中共香港工作小組負責人,港澳工委成立之後任常委,調回內地後任國務院外事辦公室港澳組副組長(組長缺)、組長。如此,先父生涯逾二十年工作與香港密切相關。許禮平先生在《六七暴動與八千刀客》(《蘋果日報》,二○一四年六月三十日)專欄文章中說:「在那艱難的日子中,吳氏一直是香港的守護神」,是「潤物細無聲的高人」。我認為這是對先父深入和精確的理解,謝謝許先生。
先父於一九九二年去世,我協助母親於一九九八年為他出版了紀念集,但是遲至二○一一年我才騰出手開始系統整理他遺留的筆記和遺稿。已經整理的包括余汝信先生著、二○一二年七月出版的《香港,一九六七》(天地圖書有限公司)裏引用的當年有關文件,電子雜誌《向左向右》一至九期(光波二四電子書平台)連載的編號一九六七○一的筆記,編號一九六四○一的四清筆記(待刊),正在整理的是編號一九六九的幹校日記以及一些書信。
本文談及的筆記是我二○一四年五月在北京辦理母親後事期間發現的,我為其編號一九五九○一,尺寸十五x十一厘米,紅色硬皮封面上有「東風」二字,畫了一位女性科學工作者的形象。筆記內頁印有許多幅極具時代感的照片,如「毛主席在十三陵水庫工地上參加勞動」、「東風牌汽車在天安門」和「勞動模範、十四歲小學生馬家和搞發明」等。

遺憾筆記缺三十餘頁
此筆記本是一九五九年六月二十五日至九月八日期間的會議記錄,包括在歷時五十天對過去一年的總結會議上時任國務院外事辦公室副主任廖承志、時任中共港澳工委書記區夢覺、時任中共港澳工委秘書長黃施民(原文黃施明,似是吳荻舟筆誤)的講話記錄等。余汝信先生指出:中共港澳工委似應為中共廣東省委海外工作委員會,此時正值廣東省委將港澳工作交還中央(具體由國務院外辦負責)之際。

當時,內地繼一九五七年反右、推翻中共八屆一中全會關於「黨和國家的工作重點必須轉移到社會主義建設上來」的正確戰略決策之後,又在一九五九年七月廬山會議把彭德懷打成反黨分子,中國進入毛澤東一言堂時代。細閱筆記本中各篇有關國際形勢、香港形勢的討論記錄,以及布置香港文化戰線統戰方針、戰略策略的會議記錄,可以窺見,香港政策無可避免受到內地政治氣候影響,但又難能可貴表現出反對極左路線的堅持。遺憾的是筆記缺三十餘頁,被刀裁掉,什麼內容?因為什麼原因不能保留?無從得知。
其中六月二十六日一篇會議記錄引起我注意,因為內容關於《新晚報》,與二○一四年五月二日去世的羅孚伯伯有關。羅孚時任《新晚報》總編輯,先父任職港澳工委常委的時候分管交通、文教和新聞界,他也是羅孚伯伯的入黨介紹人。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是旅美自由撰稿人。)

文章回應

回應